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丈母娘的奴性
1
我今年26岁了。我是河北人,大学毕业分到长沙,在一家外企做财务会计工作。
妻子叫王娟22岁,是中青旅的导游。我们是前年结的婚,因为我没有房子所以我住在她家。王娟的父亲去世五年了。
她妈是市越剧团的一名花旦,今年四十五岁,因为血压低,经常昏倒,在家休长期病假了。
这样的家庭原本我是看不上的,也不可能娶王娟。不过王娟很善良,人也长标致,我就图人好吧。
第一次去她家拜访,才发现她妈真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
那天她妈穿的白丝短衣裙。
一头栗色的波浪短发,修长匀称的双腿穿着长筒袜,脚上是一双高跟鞋,一坐下来裙子便缩到膝盖以上,露出一大截诱人的大腿,连长筒丝袜的宽花边都能看见。
给人的印象是气质高雅,很是漂亮。
婚后丈母娘对我很好,经常给我买衣物和好吃的,我知道她的经济也不宽裕,说过几次不用了。
丈母娘笑着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我没儿子,你就是我的亲儿子。」说得我眼泪差点掉下来。因为我母亲去世的早,我没得到过多少母爱,我真幸福啊,又得到了母爱。
两年来三口人过得很和睦恩爱。
可是去年秋天丈母娘因为感冒又犯病了,经常昏倒,今年春节竟然昏迷了,靠输液体维持生命。这可把我老婆急坏了。
四处求医,可是效果只有一点。人舒醒了,却成了失忆症,什么也不记得了。
每天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连我和王娟也不认得了,有时候说几句话都像小孩子一样,要吃要喝,要出去玩。
我们平时都要上班,只好让她一个人在家,一下班赶紧回家,看看她有事没有。
上个月出了两件大事:一个是老婆怀孕了,是喜事;一个是丈母娘丢了,是坏事。
那天中午老婆去百货大楼买东西,顺便带丈母娘散散步。
在百货大楼人群中一不留神,丈母娘自己走丢了……这可把我老婆急死了。
她四处找也没有。最后哭喊着给我打电话,我赶紧给丈母娘单位和派出所打电话希望他们一起找。
半夜丈母娘才被老婆在离家十多公里的路边找到。
丈母娘一见我就问,「你从百货大楼跑出来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啊。」众人愕然???!!!
有了这次教训,我们请了个保姆专门伺候她,别再跑丢了。
一个多月了,我和王娟一直没有过夫妻生活,一是老婆怀孕了,二是她心情不好。我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几次忍不住抱住她想硬上她,被她坚决拒绝了。
「你有没有人性?我妈都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做那事?!」「你妈你妈。你就知道你妈,我你就不关心了?」「没办法,你忍住吧!」
……
保姆是个农村妇女,没文化,又黑又丑,年纪比我丈母娘大五岁,大大咧咧的,有时候给丈母娘换衣服的时候,也不避开我。
王娟说过她,她却说:「你们城市里的人,讲究实在太多了,都是一家人怕啥?」
那天,保姆在卫生间给丈母娘洗澡,门也不插住,我事先不知道,拉门就进去,赤裸裸的丈母娘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雪白的成熟女性胴体,身材匀称,两只丰满的乳房上嫣红的乳晕。细腰下扭动的丰臀圆滑而丰满,显得很性感。
而且我还看到丈母娘的小穴,丰隆高凸,阴毛稀少……我先是一惊,然后关门回房了。那天以后我一有空丈母娘赤裸裸的肉体时常在我眼前浮现……
满脑子都是赤裸裸的极强诱惑力的丈母娘。
我暗骂自己无耻,尽往歪处想,但是心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烧得我下面的弟弟都抬头了。
我从计算机里找出一部小日本的A片《美人女教师(无码)》边看边打手枪,很久才射精。
以后我有空就看小日本的A片,大多是熟女乱性的,还有母子乱伦。
起先是边看边骂小日本真变态,恶心,后来渐渐有瘾了。不但不排斥,还专门在网上看熟女乱伦的A片、小说。并把那A片里面的男主角幻想成我,把女主角幻想成丈母娘。
在深深的自责中,和耳边一声声的高昂吟叫中,渐入佳境。异常的刺激胜过了我和老婆的做爱效果。
这段时间除了上班的时侯,只要回到家里,那种变态的和丈母娘性交的渴望,一再提醒着我那可怜的末稍神经。像吸毒一样有瘾。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我要走向深渊。
(二)
「老公,我五一节要带个旅游团去张家界,黄金周我们导游不够用了,领导让我去的。」
「那你多注意身体,去吧。走几天?」
「7天,你乖乖地在家陪老妈啊,不准外出。」「喔。知道。」
「你最近没有不舒服吧?看你老没精神,不爱说话了。」「没有,工作累啊。」
「那你五一节要好好休息。」
四月三十日,老婆带个旅游团出发了。临行前给保姆说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保姆听得不耐烦地直翻白眼。
老婆走了,中午吃饭,我趁保姆去厨房收拾的时候,假装把筷子掉到地下,弯下腰去捡。
丈母娘穿着白色短丝袜!我忍不住了,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小腿。让我吃惊的是,丈母娘丝毫没有反应。
我走到她身边,手不经意地碰了碰她的脸,她抬头漠然看着我。我的心仿佛马上就要跳了出来。
「妈妈,你认得我吗?」我的手隔着她的衣服抚摸她的乳房。
「你是谁?」
「好极了,她一点没反感,我终于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我内心升起一股邪念。
「张姨,你儿子不是在上技校吗。五一节他回家吗?」「不回,车票涨价,没事就不回家,瞎浪费钱。」「那你下午去看看他吧?我下午不出去。」
「这……算了,没啥好看的,上个月才见过。」过了一小时,张姨又来了。
「你下午不出去的话。我就去看看儿子吧。晚饭前回来。」「好,你陪儿子吃了晚饭再回来吧,有剩饭,我热热给我妈吃。」「好,你真同情人,这家人好福气,找了你这么好的女婿。」张姨满意地走了,家里只剩下我和丈母娘。我把家门反锁了,走到丈母娘的卧室里。
她在午睡,一头栗色的波浪短发,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两条雪白的小腿全露在外面,她的脚上还穿着白丝短袜。
我的心马上狂跳起来。我下定决心干她,要快,不要让人发现了。
我轻轻地揉着她的丝袜脚,透过轻薄的丝袜,能清楚地感受到柔软的足底传来的体温,她的脚形很标致,白晰娇嫩,脚趾也整齐。我用舌头反复舔着丈母娘的白丝袜脚心,闻着熟女的芳香,很有趣……
丈母娘醒了,是被我折腾的原因,我把她的衣服扒了下来,除了脚上穿一双白色短丝袜外,丈母娘现在几乎全裸。她被动地接受了一切。
我捧住她的脸庞仔细端详她,她长得很美,瓜子型脸盘高鼻梁,一双性感大眼睛水汪汪的。
这点我老婆要感谢她的遗传,丈母娘今年45了,可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青,身材也要棒得多。
这大概得意于她长年唱戏练功的结果吧。
她乳房饱满,嫣红的乳头勃起后像粒花生,是非常大的。小腹也很平坦,大腿浑圆结实,双腿并拢的时候,中间不留一丝缝隙。
眼前是一张娇美的俏脸……
我忍不住去亲她的小嘴,将舌头伸进了她张开的口中。
丈母娘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被动地微张着嘴,迎接着我伸进来的舌头,俏脸上露出了迷乱的复杂表情。
我贪婪地吸吮着她的舌头,津液在交流着,我喜欢她嘴里香甜的味道。
我站在她的双腿中间,用两手将她的两条大腿往两边用力撑开,那凸起的阴阜和稀少的阴毛都是无比的诱惑,我的手指玩弄着丈母娘的粉红色的阴唇,当我的两根指头完全没入她湿热的阴道时,她知道要发生什么了,雪白的脸庞霎时飞上了红晕。扭动着身体,但是无济于事。
平时是那样的高贵大方,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丈母娘。这个时候却只能看着一双陌生男人的手在她雪白的身子上摸来摸去,而她只能默默承受,无动于衷。
我轻轻抠着她体内的嫩肉……
「……嗯……嗯……」丈母娘从鼻子哼出声音,可见她还很敏感。
「唔……疼……不要……」丈母娘难受地皱了一下眉头,开始反抗,用力扭动着。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两脚尖向上翘起,脚趾张开似乎想把白丝袜撕破似的。
我清楚这不是疼痛的呻吟而是性欲的叫声。
「我要干你好吗?」我淫秽地问她。她还是推着我的手。
「不要啊,好疼。」
「我是你老公啊,给你舒服来了,你都五年没被操过了吧?呵呵……」「真的啊??你是我老公吗??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我就是怕疼,不想要你的手动我下面,好痒啊。」
我用力捅着她的阴道,丈母娘的下身也越来越湿,「呱叽、呱叽」不停地响。
她的脸象粉红了,表情有些激动。她的屁股微微地向上抬着,修长的双腿无力地弯屈着,嘴里一边不停地喘着气。
我看见淫水在她阴道口周围流淌着。
不禁赞叹:真是如狼似虎的好年华,她的性欲如此强烈。
(三)
「老公,他们说你已经死了,原来是在骗我啊。」丈母娘真把我当成他老公了。
「我出远门了,你要听我的话啊,要不以后我再也不来看你来了。」「嗯。」
「老婆,你的小穴咋这么紧啊?」
「这么傻的问题你也问,我是剖腹产生的咱们的女儿,下面没撑大吗。」「原来有学问啊,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我差一点儿说出——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王娟的差不多。
「怪不得我觉得你的阴道和以前差不多。」我干笑着说。
丈母娘听后哧哧地笑着,看着她凝脂似的雪肤,迷人的痴笑。
我不禁手指使劲抽插着她的小穴。丈母娘的大腿颤抖不已,阴道口的两片嫩肉被顺势带入带出,「哎呦,……嗯……嗯……啊……」丈母娘嘴里不停地浪叫。
「舒服吗?老婆?」
「哦……好舒服……」
我搂住她的脖子要吻她的嘴,丈母娘十分配合地与我接起吻来,我将她的舌头吸进口中,不停地搅动着她舌头,两人口中的唾液不停地交换着。
她有着美丽线条的背脊、性感的臀部,浑圆修长的双腿看起来十分的性感。
看得我肉棒硬到高翘。
「老婆两手抱着大腿,用力张开,把你的洞露出来。我要让你更舒服。」丈母娘听话地仰躺在倒在床上,用手将大腿分得开,把那诱人的蜜穴暴露在我的视野里,并好乖地用手指捏着两片湿淋淋的小阴唇掰开。
我一手扶着她的纤腰,一手调整肉棒的位置,龟头对正蜜穴。只听到扑哧一声,半支阴茎被她湿热的阴道包裹得毫无缝隙,再一挺整个的阴茎被她湿热的阴道紧紧含住。
丈母娘闭上眼睛轻轻地喘息着。
我又把肉棒拔了出来,再插入进去,丈母娘就在这一插一拔中淫叫起来。
「老婆,你的肉洞可真紧啊,干起来真爽。」我在挑逗她。双手抓住丈母娘的两条白嫩的美腿,抽起大鸡巴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她的蜜穴。
我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冲开她的那两片阴唇,直抵花心,身体跟她的屁股撞击时发出来「啪啪」的声音。
她的呻吟声也愈发的高亢了。「哦哦……啊……啊啊……」「……不要……啊啊…那么使劲……我要来了……哎唷……」目光恍惚的她竟然喊出来了。
我飞快地抽送着阴茎,由于我的激烈抽动,她的身子强烈地振动着,淫水不断的从蜜穴里涌出。丈母娘下身流出的发情淫液已经流到大腿内侧了。
忽然,她阴道紧紧地握住我的阴茎抖动,我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冲到了龟头上。她的两只脚绷得很直。身体在抽搐。两个乳头因为高潮的刺激呈粉红色地高高挺起。
好一会儿,她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漂亮的双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眼睛里好象有了些神采。那一刻她盯住我的眼神很奇特。
初次干她我不免有些紧张,干了她不到二十分钟就忍不住了,我快速抽动了几下后,猛地把肉棒往她的肉洞里一顶,将精液尽情地射进丈母娘子宫深处……白花花的精液顺着她的屁股蛋流了下来。
我接着抱住她躺在床上,采用侧卧式。将丈母娘的两只雪白的脚分别架在我的肩膀上面,一边揉着她那美妙的丰满双乳,一边捏着她那对坚挺起的乳头。
我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抽插丈母娘还流着白色精液的阴道。她的肉体被我击得一耸一耸的。
渐渐的,我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二人之间再度发出抽插的淫靡声音。丈母娘阴道里挤出来的淫水连床单都打湿了一小片,天那,她在吹潮。
丈母娘的呻吟声连续不断,在我的悉心调教下,她绽放出了女人的魅力,守寡5年来积蓄的情欲全面迸发出来了。她淫荡地摇着雪白的肥臀,用阴道热切地套弄着我的阴茎。
她的淫水流得太多了,阴部湿得一塌糊涂。弄得我的下部湿的不舒服。我将她的一只白丝袜的脚从肩膀上放下来,摁在我的大鸡巴上。丈母娘知趣地用穿着白袜的美脚擦拭着我的下身,不一会她的脚面和脚尖上的袜子全被淫水浸染……休息好的我又重整旗鼓,发扬龙马精神,不断变换干她姿势,一个多小时内让她高潮此起彼伏。直到我又射了她两次,才心满意足地从她一丝不挂地身上爬起来。
我打扫了战场,收拾好家。
(四)
强烈的性满足后,是无尽的后悔与空虚——原来都没找过小姐的我现在变成凶悍的色鬼了。
晚上7点多,张姨回来了,家里一切照旧。我在自己的房间玩计算机,丈母娘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
那一夜我失眠了,一直在想白天发生的事,真不知道这件事对我以后的生活影响有多大?
偷奸了丈母娘,解决了一时的性饥渴,以后要不要继续这种不伦的性关系?
如果被别人发现了这秘密我可就完蛋了。尤其是不能让王娟知道。对我来说这究竟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
可是丈母娘这位美妇人她对我的吸引力实在是势不可挡啊,她的天生丽质,加上20多年唱花旦,被艺术的熏陶,使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纪年轻十多岁,和她作爱比和我老婆做更有激情。
第二天,丈母娘和以前一样,大多时间在看电视,一言不发。我趁着张姨出去买菜的时候,问她:「妈,你记得我是谁?」她抬起头,端详了我一阵,说:「你是我老公。」MYgod!!!她有记忆啊?!我大吃一惊。
我又问起我昨天干她的事儿,她两眼迷茫,开始答非所问。
竟然一点也回忆不起来,她被我干得欲死欲仙的事儿,我长出一口气,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心里的恶魔最终战胜了理智,邪恶的欲火烧掉了我的良知。我要把这艳妇驾驭成我的性奴。
王娟从外地打来电话问我们过的好吗,她是不放心她妈,我在电话里告诉她一切都好,并提出让她回来用实际行动感谢我。
老婆说:好的,让你满足一次。还要6天才回来了。耐心等待吧。
世上的事情就这么难以想象,王娟做梦也不会想到她那位端庄美丽的母亲已经在我的跨下高潮了几次了……
张姨每天在家,我没机会对丈母娘动手,难道这余下得6天白白浪费掉?我象抽上大烟一样有瘾了我一边玩计算机,一边苦思苦想,终于想到一个好地方——我家的地下室。
我住在6楼,在一楼下面每个住户都有一间9平方米的地下室,有门有锁。
我家的地下室里只放着几件旧家具。
我决定把丈母娘领到那儿去。一想到又有机会和她亲热了,我就兴奋得口干舌燥。
吃过中午饭,我对张姨说:「张姨。我领我妈出去散步。」「好啊,早应该领你妈出去散步,她总在家里坐着不活动对身体不好。」(五)
丈母娘今天穿着白丝短袖衬衣,灰色的长裙,匀称的双腿穿着肉色长筒袜,脚W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
张姨把我俩送出家门,目送着我们下楼梯。
「韩冬,让你妈下楼梯走慢点,过马路的时候要小心汽车啊。」「有我陪同,你放心吧。」我对张姨说。
这时侯丈母娘对我说:「老公,我们去哪儿?」听到她当着张姨的面叫我老公,吓得我差点跌倒。心里突突乱跳。
幸亏张姨耳朵背没听到。砰的一声防盗门关了,她回屋了。
上帝保佑!好悬啊。张姨要是让听到这话,她准保告诉王绢。那我岂不是死得很惨?!
我们没有出楼门,直接去了地下室。看着高雅美艳的丈母娘被我带到地下室,我欣喜若狂。又有机会干她了,兴奋得我口干舌燥。
在这间没窗户的地下室里只放着几件旧家具,由于王绢经常来打扫,屋里挺干净。
我利落地把灯打开,把门反锁了。
「老婆,想我了吗?」我边说边摸她丰满的乳房和她的私处,「嗯。你不要摸我这儿。」丈母娘扭动着腰臀,还有点还羞呢。
「我是你老公啊,我现在干你好吗?你会很舒服的。」我淫秽地问她。
「老公。不要啊,被人看见了,丢死人了。我们回家做吧?」丈母娘不好意思地说。尽管她得了失忆症,但是仅存的一点意识里,还有良家妇女的自尊。
「你要是不让我干你,那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这里没别人看见咱们的,乖啊!」我像哄小孩子似的劝说她,迫不及待地搂住她的腰和她接吻。
丈母娘用哀怨无奈的眼神注视着我,任由我粗暴地把她的衣裙都脱掉。
丈母娘浑身赤裸,几乎一丝不挂地立在地板上,两条玉腿微微向两边分开,我蹲在丈母娘面前,嘴巴在她下身的的阴毛处乱咬乱舔。
我用舌尖滑开她粉红色的小阴唇,舌头使劲往那细小的阴道孔里钻,钻进去后拔出来,再钻进去,丈母娘闭着眼睛,涨红着脸,不停地吸着凉气。
一波波的刺激让丈母娘已经意乱神迷,浑身不断的颤抖,阴道也在不断的紧缩中。
「嗯」的一声呻吟,我的舌尖碰到了她最敏感的地方,我的牙齿轻轻咬住了那粒阴蒂,嘴巴用力吸着她那儿,发出啧啧的水声。
「不要……不要亲……啊。老公……嗯……」丈母娘声音仿佛很难受却又好象很享受,我没停止嘴巴的动作,用双手握着她丰满的乳房,把她柔软光滑的大奶揉捏成各种形状,乳峰上两颗猛涨的乳头不时被我揪住旋转拉长。两个大拇指在乳头上慢慢的划着圈子。
「不要再吸那儿,哎唷!」丈母娘腰部一阵乱摇,浑身颤栗不停,两只穿高跟鞋的脚不断地跺着地,我加大了吮吸的力度。
突然一股微咸的淫水喷入我嘴里。
丈母娘整个人好象晕旋了,软软地靠在我身上,栗色的波浪短发垂下来遮住她的脸,丈母娘不停地喘着粗气。
性感的她被我的舌头弄到高潮了。
我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写字台上,脱掉她的两只高跟鞋,轻轻地揉着她的丝袜小脚,透过轻薄的肉丝袜,能清楚地感受到脚底传来的体温,她的脚形很秀美,我用她的两只丝袜脚内侧夹住我的肉棒,前后磨擦着,好温暖,好光滑啊。
不一会儿我的肉棒挺立起来,涨得硬邦邦的。我将丈母娘的两只脚分别架在肩膀上面,我扶着她的纤腰,把肉棒猛地插进丈母娘水淋淋热乎乎的阴道里,丈母娘的头往后一仰,闷哼了一声。
我的嘴唇压在丈母娘柔软的嘴唇上,不断用力亲吻吮吸着。
随着我的猛烈抽插,全身晃动,旧写字台吱呀作响,丈母娘的呻吟声连续不断。
「啊,老公,嗯……轻点……太硬……啊……不要……那么使劲……」我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直抵花心,肉体在快速撞击时发出来「啪啪」的声音,好象电光石火一般的猛干,把丈母娘的情欲全面激发出来了。
她雪白的脸庞飞上了红晕。扭动着身体,两脚尖向上翘起,脚趾张开似乎想把丝袜撕破似的。
「噢…老公你好棒!噢……噢…这才是真正地做爱啊…啊…轻点……哎呀……」。
丈母娘销魂蚀骨地浪叫十分动人。她的小手抓得我的手臂生疼。性感的臀部向前一挺一挺地,热切地配合着我的侵入。淫水在她阴道口周围流淌着,两人交和的地方传出了响亮的水声。
有了上次干她的经验,这次我心里不再紧张,干得时间也长。那快感一浪一浪地向我袭来,我舒服地直哼哼……
我握住她的一只丝袜脚用嘴巴咬着,她柔嫩的脚趾都用力的翘起着,脚尖处的丝袜被我的口水浸湿了。
这时门外传来个女孩的声音:「爸爸别看了,快给我推车子。」天那,有人在门缝里偷窥!
这意外惊得我魂飞魄散,还没来得及射精就立刻缩阳了。我急忙穿起裤子,把丈母娘的衬衣、长裙扔到她身上,我用极低的声音对她说:「快穿上衣服!」不一会儿,听到外面有关门的声音,自行车光啷光啷地被人推走了。
丈母娘迷人地痴笑着,拉了拉惊慌失措的我,说:「老公,我还想要,再来啊。」
「来你的屄屄啊,走啦!」
(六)
真是衰啊!我当时正爽着呢,却没有想到有人在门外偷听,这楼上住的都是丈母娘她们单位的人,这家伙是谁?他会不会出去乱说啊?
忐忑不安的我,晚饭都没吃,早早地睡觉了,我这人天生胆小,一遇见事情就想睡觉。我觉得那女孩的声音有点像三楼的贝贝,管他的呢,只要没捉奸在床,我坚决不承认做过那事。
第二天一早,我的手机响了,是我们单位的于处长,他问我五一节没出去玩吗?我说呆在家里陪丈母娘没出去。
「你们财务处的那个副处长要被派往西安分公司任职了,我把你向总经理推荐了。过完节总经理可能要找你谈话,你得准备一下。」「谢谢于哥的帮忙,事成之后我好好谢你。不过,我该准备谈些什么呢?」「后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教教你小子,老地方见。」说完于处长就挂了电话。
这位于处长非常精明强干,是我们这家香港GE集团公司最年轻的处长,主管人事干部,今年才三十二岁。
近两年来,他一直对我很关心,经常请我吃饭。谈心。
照理来说,他那样的高级主管是不屑和我这小会计交往的,说心里话,真不知道他看上我哪点好?搞得我受宠若惊。觉得自己是不是命中有贵人相助?…我觉得他是真心和我处朋友,把我当兄弟一样对待。他没有什么要利用我的阴谋。
我有什么事都和他商量,他总是不惜余力地帮助我,不在单位的时候我叫他于哥。
自从和他成了好朋友,我在事业上可算有了靠山。工作上得心应手。这家香港集团公司是私企,用人不讲究论资排辈,只要有能力就重用。我想等我有朝一日当上财务副总,嘿嘿,那才是爽啊。
我现在的第一目标就是当上财务处副处长。说句不要脸的话,我觉得有能力当好副处长,只是一直没机会,这次总算来了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不能错过。
上午10点多钟,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是剧团行政科的张科长。
「小韩,我给你岳母送戏票来了。」
「张科长,请进。」
张科长今年三十来岁,微胖,戴黑边眼镜,曾经是我丈母娘的学生,对人很热心,张科长进屋后,看见我丈母娘很尊敬地说,「柳老师您好,最近气色挺好啊,比我上次来,您精神多了。」
丈母娘看着张科长说:「你是谁啊?请坐吧。」「我是您的学生张文彬,给您送戏票来了,咱们剧团排的新剧目西厢记。」「张文彬?」
「想起来了吧?」
「不记得了。」丈母娘摇摇头。
张科长接过我递过来的茶水,苦笑着说:「小韩,你说现在科学这么发达,咋就治不好你丈母娘的病呢?老天爷没长眼,这好人没好报啊。」「是啊,张科长。我们跑了好多家医院都治疗不好。没办法。我以前曾听丈母娘说,她当过你们班主任?」
「没错,还带过我们课,当时柳老师也就三十多岁。我们那帮学生都是十四、五岁。在学戏上柳老师对我们要求很严格,再调皮的学生也被她管得服服贴贴的,我们给她起个绰号叫「大侠」呢。」
「是吗?她有那么厉害吗?我可看不出来。」我心里觉得他说的有些言过其实了。
「你别不信。在剧团我真没见过比她更认真的老师,她的学生谁也别想偷懒,想不成角儿都难。不过柳老师在生活上对学生还是挺关心的,像个大姐姐,深受我们的爱戴。当时,我们班有个男生是孤儿,家里穷得连饭也吃不上,柳老师看他是棵好苗子,鼓励他不要放弃学业,每个月的饭票都是柳老师给他买,逢年过节还把他带回自己家过,把我们这帮学生羡慕得……」「你说的这个孤儿我咋没听丈母娘说过?」
「以前他常来你们家,自从你丈人去世后,就不再来了。」「他人去哪儿了?叫啥名字?」我觉得很好奇。
「他现在混入上流社会了。名字叫,不提也罢。都是过去的事了。」张科长掏出两支烟递给我一支,我说不会。
我们又闲聊了好一会儿,张科长对我的单位很感兴趣,问这问那,当听说我月工资开两千多元时,羡慕得不得了。
他说,现在剧团日子不景气了,像柳老师那样爱艺术爱学生的老师现在太少了,好演员都想当影视明星挣大钱,纷纷跳槽了。看戏的观众中年轻人越来越少。
说不定哪天他就失业了。
这时,门铃响了,我去开门,一看是贝贝,「叔叔,我爸爸在您家吧?」「在啊,贝贝进来吧。」
张科长听见贝贝来叫他,连忙跑出来,「哎呀,忘了领孩子去学琴了,柳老师,小韩,我走了啊。」
送走了张科长,我看见丈母娘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桔子,很是悠闲自得。
趁张姨在做饭,我走到她旁边,抚摸着丈母娘光滑干净的脸颊,「没想到你以前还是个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啊?我是很有兴趣搞掂你的呦。」丈母娘抬头看着我,傻乎乎地笑了笑,笑得很妩媚。
「你看我是谁?」我对丈母娘说。
「你是我老公。」丈母娘说。
「嘿,你妈的叉叉,记我记得好准啊,不就是射了你两管精液吗?以后不准你叫我老公。」
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显现,我要领她去看戏,在外面找个地方调教她,顺便再干她一炮,王绢回来以后我不再碰她了。
我真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么高的点子都能想得出来,我兴奋得心猿意马,小弟弟把裤裆处顶起个包。
戏是晚上七点开演的,我和丈母娘早早地坐在剧院里等着啦,锣鼓一响,身着古装的红男绿女们在台上演绎着古老的爱情故事。
《西厢记》,我早就看过书,不就是张生和崔莺莺私订终生的故事吗?看着唱一句话依呀半天的越剧,我都快要睡着了。
丈母娘却看得津津有味,一只手还在腿上打着锣鼓点,还用轻轻的声音跟着唱,弄得前排的几个观众不时扭过头来用厌恶的目光瞅她。
丈母娘依旧我行我素,还不时自言自语地评论着。
「张生这句快了,抢点了。」一会又儿说:「莺莺这句收得低了。」我真是纳闷这是有失忆症的人吗?比正常人都记性好。
散场大约是九点多钟,我和丈母娘步行回家,从剧院到我们家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我领她走的是小路,根据我的设想,我找到那家三层楼的小旅社,里面有钟点房,一小时十元,不用登记身份的。
我以前在单位加班太晚了,不想惊动王娟她们就曾经住过这里。
服务员开了三楼的一间客房,看了我们一眼,说:「楼下茶炉房有开水,自己打。」然后拎着一大串钥匙哗啦哗啦的走了。
屋里没有卫生间,没有电视,就有两张单人床,窗帘有一半还是坏的,搭拉下来。凑合吧,反正不过夜,干她一炮就走人。
我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把门反锁了,时间紧任务重,要抓紧时间。我一把搂住丈母娘的腰。「艺术家同志,我给您先上堂体操课。」「哎唷!……老公,不要再脱了!我要回家。」丈母娘竟然反抗起来。我强行把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脱掉她的荷叶领白丝衬衣,用她的淡紫色的乳罩把她的双手捆绑住。
我把她仰面推倒在床上,丈母娘努力想坐起来,被我再次推倒,她呈人字型躺在床上。不停喘着气。我扒下她的灰色长裙和粉色丝内裤,她两只脚上的白色高跟鞋被我扔到床边,一条裹着肉色丝袜的浑圆的小腿被我拎起,举得挺高。
「你看我是谁?」我对丈母娘说。
「你是我老公。」丈母娘说。
「以后不准你叫我老公。叫我韩冬。你再叫我老公我以后不理你了。」「你就是我老公。」丈母娘肯定地说。
日她娘的,嘴硬是吧?看我咋收拾你。我拉开随身带的小公文包,从里面的内层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针状物──猪鬃。
当年国民党反动派就是用这玩意审讯女共产党员,我是从一本关于介绍赵一曼的书中学到的。
我跳上床骑在她的小腹上,我一只手握住她一只丰满的奶子,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她的深红色乳头,另一只手握住那根细长坚韧的猪鬃,朝她的乳头眼里扎进去,一针扎进去一厘米。
「啊,疼死了。老公放开我!」丈母娘疼得涨红着脸,反剪到背后绑住的双手用力在挣脱,两只丝袜脚在床单上乱蹬。
「叫我韩冬。你再叫我老公我还扎你。」
「韩冬是谁?你就是我老公。」丈母娘坚决地说。我这回才清楚为何解放前我们地下党当叛徒的很少是女的。看来我不下毒手不行了,哼,我叫你骨头硬。
我把她的粉色丝内裤握成团塞进她嘴里,不让她再叫。丈母娘嘴被内裤堵住只发出呜呜的声音,她惊恐地盯着我,一定被我狰狞的表情吓坏了。
我从小公文包掏出两根麻绳,一头捆在她脚脖子上,一头捆在床腿上,丈母娘呈人字型绑在床上,她的两条腿大大地分开动不了。
我趴在她的两条大腿之间,用手掰开她两片肥美的大阴唇,手指划开两片淫肉,露出花径的入口。
我的嘴离她的生殖器不到五公分。仔细观察,终于找她阴道口上方的小眼-尿道口。我一只手握住那根细长坚韧的猪鬃,朝她的尿道口里扎进去,「呜!……」丈母娘一声惨叫。她脸色苍白,眼睛瞪得很大,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浑身疼得直抖。我不由分说拔出那根猪鬃又朝尿道深处扎入,如此往复狠狠捅了好几下。
丈母娘像是被强大电流贯穿了,整个人在床上弹起来,我都快压不住她了。
丈母娘五官痛苦地扭曲着,光滑干净的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她的嚎叫沉闷而有穿透力,持续了有一分多钟,听着我后背凉嗖嗖的。
「你还敢叫我老公吗??再叫我还扎你。」
丈母娘泪流满面无力地摇着头,嘴里堵塞着内裤,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她那艺术家的双眸里露出哀求的神情,看得我有些心软了,我从她嘴里拽出堵塞着的内裤,「疼死我了……」丈母娘哇哇地痛哭起来。「你还敢叫我老公吗?」「不敢叫啦。」「那你叫我什么?」「叫你韩冬。」我暗自大喜,这根猪鬃真利害啊,杀人与无形,还不流血。嘻嘻,好玩。
我给丈母娘松了绑,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肩膀和脊背。丈母娘在我怀里抽泣了好一会儿才止住。
我一看时间不早了,赶紧让她穿上衣服。在回家的路上,丈母娘走得很慢,有些蹒跚,我还不时问她:「你叫我什么?」
丈母娘忧郁地说:「韩冬。」
回到家,张姨开门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咋才回来,三楼的张科长来找过你。」「他有什麽事找我?」我对张科长有些厌烦了。
「给你送明天的戏票。」张姨手里晃荡着两张戏票。
「不去了,没意思。」
七号中午,我来到我家附近的千子莲酒吧,在靠临街窗户的那张餐桌我看见了於哥。
他挺拔的身材穿着一身名牌白西装,板寸头,一张明星脸上带着微笑。他给人得感觉总是很精神。  「於哥,你来得挺早啊!」  「为我兄弟的事,我能不积极吗?」成人服务员给我端上一杯巴西黑咖啡。我把自己的简历和这几年来的工作总结递给於哥。
「小韩,总经理没时间看你的这些材料,你言简意赅地对他直说吧。你主要说对财务处有何建设性的意见,尤其是在贷款和清理欠帐上多动动脑子,其他的我会帮你和老总说的。」於哥一边玩着手里的别克车钥匙,一边看着我说。
「於哥,你说老总不会嫌我年纪小吧?我才二十六岁。」「你要是今年三十六,他还嫌你老呢。别没出息,拼了。」「对,拼了。」我们拿咖啡代酒碰了杯。
西餐上来了,这家的牛排做得地道,看着就来了食欲,我拿着刀叉招呼着那块牛排,嘴巴里都是口水。
「小韩,你媳妇出差有些日子了吧,多会儿回来?」於哥抬起带着钻戒的手看了看表。
「哦,今天吧,我们老夫老妻了,她走我不送回来我也不接,都习惯了。」我喝了口青啤。
「哎,於哥你这钻石王老五也该找位夫人了吧?赶明让我媳妇给你介绍个好的。」
「拉倒吧,你知道我要找啥样的?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这我可得批评您,尽管你爱的人已经飞走了。那也不能因噎费食,好女人多的是,您还得面向未来,是不是?」
於哥看着我,似乎要说什麽。突然,他的目光转向窗外,确切地说,是被一种东西吸引到窗外: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人长得很漂亮身材的姑娘走了过来,上身穿一件黄色丝光棉体恤,下身穿一条浅兰色的牛仔短裙,雪白的短袜,脚穿一双白色旅游鞋。
「好一位阳光美人儿!」於哥自言自语。
「我看出来了,於哥您有兴趣,想认识她吗?我给你搭个桥。」「哦,好啊。你认识她吗?」
「当然不认识,为了您,我甘愿挨回骂也得把她叫过来陪您喝杯酒。」成人「去你的,别拿你哥开涮,你不要脸我还要呢。」「於哥您等着。」不等於哥拉住我,我一溜小跑地追了出去。  「美女,等等我。」那姑娘好像没听见我喊她,反而走得更快了,我吃了一肚子牛排和啤酒撑得要死,哪能追得上她。「王娟,王娟!你给我站住!」我高声喊着。
当王娟温柔地跟着我走进千子莲酒吧时,带班小姐冲我说:「您好先生,您的朋友已经结帐走了,他说改日请你们二位吃饭。」「嗯?你的朋友很奇怪喔。」王娟的一双水汪汪大眼睛调皮地看着我。
王娟学过八年舞蹈,高考的时候,报的志愿是音乐学院,专业考试通过了。
文化课成绩不好,落榜了。她从小不喜欢数学,高中三年她的数学成绩都没及格过,真是让我笑掉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