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可可西里无人区魔窟(四)】【作者:卢亮竹】【未完待续】
1

  忽然,马西宁感到膨胀的旗杆被一股巨大而温暖的吸力所包围,这种感觉以前从未体验过。极度的快感引得他不禁探身看了下去,他惊诧地发现黄小姐涂抹着口红的樱桃小嘴,正含吸着自己怒发冲冠的旗杆。刹时,一股难以压抑的冲动让马西宁发疯似地翻身而起,一把将黄小姐的连衣裙扯下来,根本没来得及看一眼那幅胴体,拦腰一抱就将黄小姐按倒在床上,飞快地将睡衣脱甩在地上,赤条条地压了上去。那神情仿佛要将黄小姐压得粉身碎骨方可罢休,而黄小姐对客人的冲动似乎并不介意,仅发出一声冷笑就叉开双腿让自己的身体去接纳他。可是,马西宁不知是过度兴奋和激动,还是过于慌张和忙乱,一时间竟然没有准确地找到目的地,焦躁之间不免显得有点狼狈,最终,还是全靠黄小姐的引领,才免去了更多的徒劳之苦和尴尬之态……

  自从按摩结束回到房间,马西宁就一直沉浸在高度的兴奋之中。他深深地追悔自己过去不懂得生活,吃没吃出名堂,玩没玩出花样,见也没见过啥大的世面,懊恼地慨叹自己仅仅满足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一种机械、简单的生活,是多么地可悲可怜。他渴望能够尽快见到张洪川,心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向他表明死心塌地跟随他干的意愿和决心,也好让自己也摆脱现实的困境,真正地好好享受一下人间高质量的生活。

  当张洪川敲门而入后,马西宁异常激动的心情才稍许有点儿平静。

  在张洪川的提议下,他俩径直搭车来到位于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川味火锅城。这里的老板显然对张洪川非常熟悉,他俩一进门便受到了极其恭敬而热情的接待,令马西宁对张洪川佩服得更加五体投地,深切地感觉到张洪川对他来说,就如同一个人在苦海里沉沦挣扎之中,忽然发现了一艘自远而近驶过来的坚实而充满希望的海轮。

  “谢谢。你们都忙去吧,我想与我同学随便聊聊。”待桌子上的一切都收拾妥当,张洪川望着服务员刚刚安放到桌子中间那热气腾腾的火锅和满桌的菜肴说道。

  “好。张总,那您有啥事就招呼一声。”满脸堆着笑、像一尊弥勒佛似的胖老板,给张洪川和马西宁一人敬了一支烟,才同服务员一起走出包间。

  “来。张总,我先借花献佛敬您一杯。”马西宁颇为激动地举起倒满酒的杯子向张洪川递去。

  “嗨,就我俩人,又是老同学,你还客气啥。大家随意点嘛。”张洪川不以为然地端起了酒杯。

  “不。”马西宁一下子站了起来,“您可是我们同学中的老大,我这杯酒是诚心诚意敬您的。从今往后,还求老同学多多提携。”

  “哎。你别搞得这么一本正经的。我呀,上午就说了,你别看这个时候,我坐在这里人模狗样的还像那么一回事儿,其实,一年当中的大部分时间我过得连他妈的狗都不如。”张洪川在感慨中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又扭头望着马西宁,若有所思地问道:“宁子,你还记得我那次走吗?”

  “记得,当然记得。”自从上午与张洪川见面后,马西宁就很自然地回忆起了他俩小时候在一起的许多情景,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张洪川随父母调动工作迁移回四川老家的时候。临行之时,他还专程跑到火车站去道过别。

  “那时候,班里的同学只有你来送我,而且还哭了。”张洪川点燃了一根烟。

  “你不也一样啊。当时你还说极不情愿跟着父母回四川呢。哦,伯父伯母他们现在怎么样?”马西宁关切地问道。

  张洪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几年前我妈就去世了,现在我爸还健在,身体也还过得去吧。”马西宁从张洪川的眼神看出了他有些伤感。

  “那你是什么时候回西宁的?”

  “这个,说来话可就长了。”张洪川端起马西宁为他斟满的酒杯,“来,边喝边谈。”

  张洪川又是一口而尽,放下杯子,他抄起筷子从锅里挟了几片菜,再拿到油蝶里面蘸了蘸,放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慢条斯里地叙述道:“我回去之后仍旧继续读书,高中毕业就直接开后门参加了工作,被分配到县文教局当炊事员。对此,我也想得通,炊事员就炊事员呗,好些人连工作都没有,我能得到这份炊事员的工作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日子过得也还可以。单位吃饭的人也不多,伙食团的活儿也比较清闲。一下了班,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处转悠,自由自在、轻轻松松。可谁知有一年夏天,局里一下子分来了好几个女大学生。开始,我也没在意,与她们打交道也不多,她上她的班,我当我的炊事员,她要吃我就卖呗,我们这些炊事员又没什么文化,哪敢对人家那些大、中专生有啥想法,反正咱没那金钢钻也就不去揽那瓷器活。”

  说到这里,张洪川将已燃到尽头的烟头摁灭,又重新点燃一支猛吸了一口。然后,端起酒杯又一口喝干,才继续说道:“这世上的事情就偏偏他妈的邪气,你越不去奢望吧,他妈的可就越冲着你来。那几个女学生当中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 女娃子,家就在我们那里的一个大山区,几个弟妹都在农村读书,家境十分困难,每次在单位食堂买饭时,她都买得很少,而且,一个月顶多只买两次荤菜。我这人就他妈的心肠软,一见人家这样我就很同情。起初,她到食堂来打饭,我就照顾她给多盛一些饭菜,有时,在素菜里我还替她添加些肉菜。她起初很不好意思,但后来也渐渐习惯了。而且,每次她都有意等到其他人买完了才来。开始,我对她仅仅只是同情,况且我不就一个烧火掌勺的嘛,哪敢有什么非份之想。但日子一长,我心里就生起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每次卖饭,只要没见着她来,我都会等很久很久才收工关门。有的时候,她来得比较晚,我心里就跟猫抓一样难以安坐,总担心她会遇到什么事。”

  张洪川两眼痴迷地说到这里,又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默默地喝掉,再次点燃一支香烟,而马西宁也不知不觉地完全沉浸在他的故事里,专心地聆听着。

  张洪川望着嘴里飘出的一缕缕青烟,又陷入了他的回忆之中。“有一个夏天的中午,她下班后没有来买饭,我一直等候到下午各股室都上班了,还是没见到她的人影。我先还以为她下乡去了,但向同事们一打听才知道她去了县医院。原来,是她弟弟突发疾病,并且病情十分严重,她的父母先将她弟弟送到乡镇医院,但由于乡镇医院设施不全,医疗消毒条件不好没法救治。于是,他们只好转往县城医院。上午她就请假去县医院了。我当时一听,什么也顾不得,就立马骑车赶往医院。找到她之后,了解到她全家都在为她弟弟开刀动手术的医药费发愁。医院要他们一次性预付三千元。那个时候,三千元可不算一个小数目,我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一百多元。况且她父母在农村,每个月全靠她补贴家用。对于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她来说,一下子要拿出那样多的钱,实在令她一筹莫展。一见那个情景,我急忙骑着车就往家跑。你也知道,我父母在大西北工作多年,多少还有一些积蓄。我平常也经常向父母要一点。但这次我母亲听说一下要拿三千元,说什么也不答应。她说那钱是为我结婚准备的。没办法,我只好谎称那女孩是我的女朋友。我妈一听那女的还是个大学生就乐了,马上就去取存折。而且非要自己去取了钱送到医院亲手交给她。这下我可头大了,但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我将病房号告诉母亲,就赶紧骑车提前到医院找到她将事情的原委真实地告诉了她。原料她一定会为此生我的气,你猜怎么着?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含羞地笑着怪我没早领她去看望我的父母。更让人惊讶的是,我妈一来,她父母也不约而同地口称我俩在谈朋友。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早就有了与我相好的心思,并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父母早已征求了家里的意见。她父母老实厚道,也不在乎我是一个炊事员就同意了女儿的选择,只是她一个姑娘家不好主动开口,我也一直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的感情。如此一来,她弟弟这一生病住院才把这层窗户纸给捅被。后来,我俩就好上了。”

  马西宁发现张洪川在叙说往事的时候,神情是那样的安祥。张洪川又接着说道,“虽然,每天我们各自照常上班,但中午都在一起吃饭。下午,等我收拾停当,就骑车带着她一起回我们家吃饭。她人很勤快、嘴又甜,到我家什么事情都抢着干,一口一个‘爸、妈’,喊得我妈心花怒放,叫得我爸整天骂我不思长进,总之老拿着我的缺点与她的优点相比。尽管经常挨训,但我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后来,有的大学开始在社会上开办函授班,她就偷偷地为我报了名,非鼓励着让我去学。开初,我担心自己基础不好,跟不上趟。她就每天对我进行辅导,帮着找寻资料,而且还出些试题让我练习,渐渐地我还真学得不错,有了不小的进步。”

  但讲到这里,张洪川却伤感地叹了口长气,自顾自地闷头连续喝了三大杯酒,才带着悔恨的口气继续道:“也许他妈的我真不该有这个命,要是不去读什么函授,我与她就不会出啥子事了。”

  张洪川柔和的目光突然充满了怒火,那布满胡茬的面容,不知是因酒精充血,还是因胸中的忿忿不平而涨得通红。他的话语也变得急促而沙哑。“我们就这样幸福快乐地相处了将近一年时间。第二年夏天,我们局长在外地读大学的儿子回来度暑假。谁料到,他妈的他千不选万不挑,偏偏看中了我的女朋友。那段时间不停地向我女朋友展开了追求攻势,他的一封封让人肉麻的情书,我的女朋友没有拆封就直接交给了我,并将我俩的关系告诉了他。可那花花太岁,越是没得到的东西,就越是想得到。他见明来不行,就打了一个卑鄙无耻的主意。那时,我正好到市上去参加函授统一考试,要住几天才能回县城。我走后的一天,局里的一个单身女同事邀我女朋友到她宿舍去玩,我女朋友也没在意,反正都是单身职工,而且俩个人年龄也差不多,再加上,我走了就她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可干。更主要的是,全局都知道那女的与局长家的关系非同一般,局长她们先是天南海北的胡吹乱提,破例将她从一个乡村小学直接调到局里工作。所以,我女朋友想求她给局长儿子从局里讲到社会,又从社会讲到学校……就这讲讲我俩的关系,帮忙劝劝他。以免日后局长经我们穿小鞋。

  【未完】

  【字节数:7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