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梦玲的婚前自荐
1 「嗯……」随着阿逸把他的阳具插入我的私处,我忍不住轻轻的发出了呻吟「怎麽样……有没有挂念我的肉棒。」

  「嗯……才没有……嗯……」

  「真的吗……我可是时常都想着你的小穴哦……嗯……真舒服。」「鬼才会信你……你们男人只要想搞女人,什麽鬼话都说得出来……哦……嗯……」

  「才不是,你可是我的最爱哦,真的,要不是阿聪先看上你,我肯定要把你聚回来。」

  「嗯……海宁不好吗……你们不是常说她够浪够放嘛……嗯……」「浪是浪,但那个小婊子穴都被人干松了,跟你这个极品比也差得太远了……真爽。」

  阿逸的嘴就是甜,说得我都要上天了。

  「你嘴就是甜,树上的小鸟都要被哄下来了,嗯……对……就是这里……爽……爽。」

  「嘿……爽吧……你要好好记住我的小弟弟哦……看我干死你这个待嫁的新娘子……」

  「嗯……嗯……」

  阿逸知道自己找对了位置,开始加快了抽插,力度也越来越大。

  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在他身下无力的扭着,下体啪啪声的响着,乳房一下一下荡着,互相拍打着。

  「哦……嗯…乳房…手…嗯…按…捏着我的奶。」我知道自己快要到了,好想他用力的搓捏我的乳房。

  「不要,我就喜欢看着这对巨乳荡着。」

  阿逸低头轻轻的给了我一个浅吻,然後捉着我的腰快速的动着。

  「呀呀呀…嗯呀呀呀……」我大声的叫着,迎来了高潮。

  「真爽,我最喜欢你高潮时阴道会夹得超紧。」「嗯……我……我才没有高潮……嗯……你…你先不要动,你让我休息一下…刚刚太快…现…现在很敏感。」

  虽然我说没有,不过阿逸肯定知道我高潮了,动作也放慢了一点,一下一下不快不慢的在我的阴道磨着。

  「嘴硬…看我再来……」

  「呀呀呀…嗯呀呀呀……呀呀呀…嗯……」

  他突然又加快了抽插,来了,呀,又要高潮了。我手紧紧的捏着床单,大声地叫了出来……

  「我的小美女,又来了是吧?你知道吗,我可不止嘴甜,鸡巴也很甜哦。」说完,他一下就把肉棒拔了出来,一个反身就把它送到我张开的嘴前,然後插了进去。

  甜?哪会甜哦。整根肉棒都是我高潮的分泌物,白白的,粘粘的,根本就是奇怪的味道,真不明白男人为什麽就是喜欢女人吃自己的,女人不会喜欢吃自己的啦,男人也不会吃自己的精液吧。

  吃男人的精液我倒是无所谓,其实蛮喜欢的,那白色粘粘的口感有种色色的味道,而且老公喜欢看我吃下去,我也就喜欢啦。

  「小美女,好吃吧。」

  我含着他的肉棒,细心的舔着他的龟头,轻轻的点头,说了声「最好吃」,然後继续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虽然不喜欢,不过我是乖女孩,乖女孩是不应该破坏气氛的,而且我刚刚高潮的兴奋还未退,舔着他粘粘的龟头令我有种淫荡的感觉。

  「真乖」

  他一边说一边摸着我的头,然後说 :「来,再给你点奖励。」跟着一头插进我的两腿之前,疯狂的舔起来。这一舔,又把我刚刚的高潮带回来,舒服,太舒服了,我感觉又要来了。阿逸当然知道我要来了,於是他再次把肉棒插入,快速的动着,我也迎来了高潮。这次他也没有慢下来,我就知道他也差不多要射了。

  「哦,要来了。」

  他一下拔出来,站起身,而我也很有默契地坐了起来,张开嘴迎接他的精华。他把肉棒放在我的舌头上,左手握着肉棒,套了两下,「噗」的一声就射进我的嘴里。他抓着我的头,就这样连续喷了几下,喷得我满嘴都是。

  那股精液的味道在我的口中散开,跟我老公的完全不同,却都令我非常非常的满足。

  「先不要吞下去,继续舔,哦,爽,好爽…」

  我也不舍得就这样吞下,我要好好的品嚐这精液的味道。阿逸的手并没有放开我的头,他不舍得离开我温暖的小嘴,不过始终也做了不短的时间,又射了精,於是慢慢的坐下来。整个动作我的嘴都依然含着他的肉棒,口中的精液不免有一些从口角流了出来,一些流到我的乳房上,一些滴到床上。

  就这样过了一会,他才放开我,抬起我的头,说 :「吞下去吧。」然後给了我一个深吻。我轻轻的推开他,慢慢的吞下他的精华,然後深情的望着阿逸的双眼。他也温柔的望着我,摸了摸我的脸,然後慢慢的躺下,我也像只乖巧的小猫一样捱着他的心口。

  ***

  「真怀念哦…我的小梦玲。」

  「嗯。」

  我舔了一下嘴角的精液,已经开始变乾了,味道也变腥了,不过依然是阿逸的味道。阿逸低头见到我舔吃着他半乾的精液,就像一个小女孩吃到雪糕般满足。

  「嘻,你还是那麽爱吃我的精哦。」

  我吐了吐舌头,心想,我可不是只爱你的精液,我是精液都爱哦。

  「怎麽了,是不是还有两星期就要结婚,舍不得我这个炮友,所以专诚上来找我温习温习。」

  听他这麽一说,我才记起我是有事来找阿逸的,怎麽找到床上来。

  「才不是,我是…咳…咳…有事…咳咳咳…」

  我正要说起正经的事,却不知是吞错了口水,还是被精液粘着喉咙,咳了起来,完全说不出话来。

  「哎呀…慢慢来,我去给你倒杯水。」他轻轻的扫着的背,让我感觉好些。

  「…咳…不…咳我自己来…」说完,我就起身走向厨房。

  阿逸的家我很熟识,我跟老公三不五时都会来作客,是一幢位於市中心的豪宅的顶楼,整个区最高的大厦。走过客厅,由落地玻璃看出去,是美得令人窒息的夜景。

  虽然我是光着身体,不过因为这是顶楼,所以应该也不会有人看得见。倒是在这样一丝不挂的令我回想起我们大学时的狂欢时光,他说得对,真是令人怀念。

  阿逸长得高大英俊,有一米八。我老公阿聪只有一米六,我也只有一米五,所以我们常开玩笑说我们是一对哈比人,而阿逸就是甘道夫。他是个富二代,爸爸是某上市公司的董事,这豪宅是他爸送给他的毕业礼物。

  由中学开始他就是我老公最要好的朋友,口花,爱玩,中学时经常闯祸,每次都要我老公为他摆平,就算大学的作业也大多是靠我老公出手帮忙的,他也常说没有我老公的话真的不太可能毕业,不过为人倒是正直没有架子。

  所谓朋友妻不可窥,明明刚刚就睡了好友的未婚妻,还算正直?…怎麽说呢,其实呢,她的女友海宁我老公也睡过。大学时代的狂乱嘛,他们几个兄弟什麽的都说要分享,什麽不分你我,连女友也交换,群交也玩过。所以阿逸早就跟我上过了,不过上一次已是数年前的事了,毕业後大家各有各忙的,能一齐吃过晚饭已经不容易了,其实好像也没有齐人过…

  倒是我老公跟阿逸一起开了个公司,所以跟他比较多见面。原来今天是有事找他商量,结果糊里糊涂的就被他搞上了床,正经事也忘了说。

  我拿着水杯,突然想了想他刚才做爱时说要娶我,是真的吗?又或只是他的口甜舌滑?那算是表白吗?哪有人会在人家结婚前才示爱?不过如果是真的,我想没有阿聪,我可能也真的会嫁给他,毕竟刚刚被他插得很爽。其实今天老公并不知道我会来找阿逸,後来还搞上了,那算是背夫偷汉了吗?我的好姐妹海宁又会嬲我吗?

  「嘎哒」大门突然打开了。

  「哒哒」出面传来了几声高跟鞋走过的地板的声音,然後停下了。

  我呆了,不会是阿逸的家人来了吧…我可是全身赤裸裸的哦…而且他也是哦…

  会是谁呢?他妈妈?他的姐姐?那他的爸爸或是姐夫会不会就在厨房的外面?他们全家都认识我跟阿聪的哦,两星期後我们的婚礼他们也会出席,那我要怎麽解释?

  ***

  「哒哒…哒哒哒哒」声音远离了我,一直走进睡房。

  然後我听到了一把愤怒的女声大叫…「贱人杨子逸!!!你又带野女人回来!!!你是当我死的吗!!!」

  虽然知道发出声音的人很愤怒,不过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不是阿逸家人,是他女友,我的好姐妹,我婚礼的伴娘海宁。

  「没有…没有什麽野女人呀…」

  「没有?…信你有鬼,这是啥,你穿的哦?…」我走出厨房就听到阿逸的惨叫,向睡房走去,看到海宁正拿着我的高跟鞋追着他打。原来海宁是看到我的鞋,所以知道有别的女人来了…我停在门外,看着她们追来追去,完全没有发现我,於是我咳了一声。他们立即看向我。

  「哦…就是你这个贱…」海宁本来开口就要骂,手上的鞋差点就要向我丢过来,不过马上认出是我,呆住了…

  「嗨…海宁。」我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梦玲……?」

  海宁的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放下了手上的「武器」,跑过来抱住我。

  「你过来怎麽不跟我说一声哦?我还以为是什麽狐狸来偷我老公了。」偷了她老公!?…我一时都不知怎答她,只好对她傻笑了一下。

  「哎呀…得救了…我可没骗你哦…没有什麽野女人嘛」阿逸立即卖口乖。

  「你死哦!梦玲当然不是野女人!」

  海宁转头瞪了他一眼,然後望着我,一下抓住我的脸,吻了下来,舌头钻进了我的口中。这下我呆住了,阿逸也呆了。

  「有精液的味道。」海宁转头怒瞪着阿逸。「那你是强奸了我的好妹妹,贱人。」

  「天呀…莫须有呀。」

  「那禁慾期呢,我可记得还未完哦。」

  「女王饶命呀。」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就禁慾至下星期日吧…手枪也不准打!」「什麽,下星期六可是阿聪的婚前派对哦…」

  「你记得你的兄弟哦,刚刚还强奸了他的老婆!正好,不准吃,还有今天你睡沙发吧…我要跟梦玲睡。」

  「床够大哦…三个人…」

  「你想死哦,强奸人妻还想玩3P,信不信我剪了你!」说完海宁就拉了我去浴室。

  「来,我们一起洗过澡,你都被那贱人弄脏了。」***

  进浴室後,海宁就开始脱去外衣,里面是一件红色的蕾丝内衣,把一双巨乳性感的包着,上一次见到她的裸体已经是几年前了,这小美人还是那麽好身材,我是女人看着也不禁吞了吞口水。

  海宁是阿逸的女友,一米七左右,巨乳细腰长腿,模特儿般的身形。她是我们之中,玩得最放的,她常说人要好好活着就要好好享受,做爱就是享受,只要没病,有勇气来找她的,来者不拒。大学时的交换也是这对男女发起的。

  她除去胸罩丢了给我,我看了一下,有36E哦,我也只有34D。以前我们都是穿同一尺码的,那她真的是再发育了哦!

  「你哦,在发什麽呆。」

  我指着那尺码的标签说:「你长大了呢。」

  「哈!你是说我胖了吧!」

  「我也想那里胖了呢,嘻。」

  「就只是背部胖了,而且那是日本买的,尺码是会写大了,如果在欧洲,可能要穿B罩了。」

  我又看了看她,她又看了看我,又真的差不多。

  「哎呀!怎麽了」她突然双手抓住我的乳房,捏了几下。

  「我要试试这个偷人的人妻的奶子,咦,这里还有点贱人的精液。」她弯下身舔着那乾了的精斑,顺势吸住我的乳头,弄得我痒痒的,哈哈的大笑。

  「这个迷倒万千男子的奶真好吃。」

  「海宁呀…对不起…偷了你的男人。」

  「那色狼,是她强奸了你哦。」

  「其实…也不算是强奸啦,你就不要对他太凶了,对不起啦,不要生气吧。」「好啦,我又没有生气,那是情趣哦。」

  「真的?」

  「真的啦,我又不是那麽小气,我们几个早就搞过,没什麽大不了。而且,人生就是要好好享受性爱,我不会怪他呀。我基本上也不阻他出去猎食哦,我们也不时搞过3P什麽的啦。我自己也是吃了不少野男人哦,他超喜欢偷看的。你就不用介意啦…」

  听完她说我都快要呆了,这对男女是不是有点太开放了…我们边洗澡边谈了很多,原来他们一直也有玩着各种性爱游戏。

  她刚从日本回来,在那边才四天,就吃了两个日男,有一个好像是摄影师什麽的,帮她拍了很多照片,还说要请她拍A片。我问她不会怕有病哦,她说当然有做足安全措施,自己也定期验身,人也是有选过的,当然不会随街找个乞丐也上。在日本拍A片的人才是最安全,他们验身次数可是多得很。而且他们很多都很压抑,就是天天有得看没得吃,做起上来特别起劲…至於阿逸为什麽要禁慾,原来是因为他带了个野女人回家。带回家不是问题,她自己也常带,搞上床也不是问题,她本身就不会介意。问题是那女人用了她最珍贵的唇膏,还弄断了!!!

  要知道买对自己唇色的唇膏比找对自己好的老公还要难,而且那还是特别版!!!是海宁自己也不舍得用的!!!所以最後可怜的阿逸就被禁慾了,也不准再带女人回家。

  洗完澡,已经是十二点了,我才记起没有跟老公说我去了找阿逸,於是海宁就帮我打了个电话给他说今晚要留我下来睡。那晚我们聊了好几个小时,都快要三点了,阿逸也在外面睡了,她才问起我为什麽上来找阿逸。

  「你个骚货,都快要结婚了,还穴痒找人干。」「不是啦,我才没有你俩那麽淫乱,那是糊里糊涂搞上的,我来是找阿逸商量些事,而且这几年就只有阿聪一个,之前也只跟他们兄弟四人玩过哦…」「才不是淫乱,那是享受,而且毕业之前,我也是只有他们兄弟四人哦。」「哈,那现在是百人斩了吧。」

  「哈哈,不敢当,不过快了,也可能过了,哈哈哈哈。」我心想阿逸都睡了,明天再说吧。

  「那你要跟我老公说过什麽事,不会是示爱吧。」被她这麽一说,我都面红了…刚刚阿逸还跟我说了些像是告白的话,呀,不对,那应该不是告白。

  「哈哈,你面都红了,你休想哦,他是我的,借你玩玩就可以。」「其实…是关於下星期的派对啦。」

  「什麽?」

  「就是我老公的婚前派对啦,阿逸说要帮他辨一个嘛。」「对哦,怎麽了?」

  「我是说,通常都会请一些妓女什麽的吧,我不是说不准啦,只是怕她们脏,而且兄弟们…你明白啦,我就是想我可以来自荐应徵哦…」听到这里,海宁已经抱着肚,笑到眼泪也出来了。我的脸则红得快要爆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哦,没有那麽好笑吧。」

  「哈哈…对不起…哈哈…真的太好笑了,你就是想要当回妓女吧,还说要应徵什麽的…哈哈。」

  「哎呀,不要笑了好不好,人家是想给老公一份结婚礼物啦,我们也不时谈起大学时的事,我又不懂什麽机械人什麽游戏机,不会买什麽啦。就只想到这个把自己当礼物什麽的。我也是很烦恼啦,又不知道派对会不会有不认识的人…」她看到我一面烦恼的样子,停下了狂笑。拍了拍心口。「好…有趣!就交给我吧!我们给阿聪搞过难忘的婚前派对,包他们射到脚软!」於是,我的「自荐」成功了,海宁也「性」奋的加入了…***

  第二天,我跟海宁就着手预备这次的派对,这小淫娃倒是比我还要积极。不过其实说是预备,大部份时间也是到处逛街买衫。要准备派对的战衣嘛,所以顺道也买点这个买点那个。

  海宁也从阿逸口中得知会来派对的人,就是兄弟团六人:老公,阿逸,阿智,阿勇,小健和大石。阿智,阿勇就是我之前提过他们兄弟四人余下的两人,都是「熟人」,问题不大。不过余下的小健和大石虽然都是老公的好友,但跟他们只见过几次,就怕他们会口疏,说出去就不好。

  海宁则觉得一点问题也没有,六人最好,每人应付三个刚刚好,我心想就只有你一个喜欢三个男人一齐搞,我可不喜欢走後门,又麻烦又痛。而且她说男人都是用下体思考的动物,只要喂饱他们的下面,什麽问题也没有。小健和大石,一个宅男,一个肥男,说同时干了我们两个美女,还要和我们的老公一起操,根本没人会相信。

  海宁也不是不无道理。阿健是切头切尾的宅男,比我们小两年,头脑好,人品不错,不过是不会跟女性沟通,在女人面前就变哑巴,所以一直没有女友,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至於大石,就是大,非常大,我想他至少有一米九,挺着一个超大肚腩,就是相扑手的身形。我想如果阳具跟身体成比例的话,他那根可能比我的小腿还要粗还要长,插进去会痛吧。真是想着就令人心寒。

  「我说你哦,有够烦的,没有肉棒有那麽粗啦,做个妓女还要选客人。」海宁没好气的对我说。

  「我不是你啦,才没有那麽多经验。」

  「哎呀,这可是为了你老公哦,反正不会有那麽粗,大石我来应付不就好了。」

  这样那样的,就又过了几天…

  ***

  转眼间,就到了星期六,婚前派对的一天。

  阿逸告诉海宁,他们几兄弟约好了七点半到阿逸的豪宅,打打电玩,再出去晚饭,然後到酒吧。我问海宁他们出去了怎办,海宁却很冷静地说:「你就少休心,他们肯定不会出去。」

  中午的时候,我跟老公说了一声,叫他今晚要尽兴就出去了,直接到了阿逸家。阿逸出去了,只有海宁在家。原来她没有跟阿逸说今天晚上的安排,她说他肯定守不住秘密,给老公知道了就没有惊喜了。

  我们一起吃了午饭就开始化妆准备,她还要我洗乾净後面,说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菊花。

  大约它七时左右,他们陆续到来,海宁就出去欢迎他们。我老公倒是最迟到来,差不多八点才到,那时大家已经开了几枝红酒,边喝边玩,而我则躲在客房等待。

  果然不出海宁所料,男人一打机就停不了,原来是要出去吃的,六个宅男望住电视机着了魔似的,最後就只是叫了个外卖。外卖也没有好好吃,就是一边打机一边吃,吃个饭都快要十一点了。我在客房也等到睡着了。

  海宁见时间差不多,就进来叫醒我,我们补了补妆,换好衣服,她就先出去了。

  海宁现在穿的是一件超紧身连身裙,她最爱的火红色,极有弹性的布料。下半身极短,裙脚刚好盖过屁股。前面是低胸V字领,一条金色拉链由V字的中央直至裙脚,里面是细一码的黑色胸罩,使海宁的巨乳更加集中,形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诱人乳沟。脚下是一对红色的五寸高跟鞋,使她的长腿看起来更细更长。

  我敢肯她要是到酒吧,不出五秒必有男子过来搭讪。不过,六个宅男完全没有发现海宁的转变,眼睛跟本没有一刻离开过电视。海宁为了引起注意,咳了两声,无反应,於是拿起酒杯,敲了两下,也无反应,於是她走过去,一下就拔掉了电源。

  画面一黑,男人们一致沿着游戏机的电源看过去。

  海宁这时正背对着沙发弯腰,本来那连身裙就短得刚好盖住屁股,这一弯腰,裙脚自然缩了上去,T字内裤跟整个浑圆的大屁股都露了出来。她转头一看,发现六对狼眼已经全被吸引过来,自己成为了焦点。

  「哎呀,终於有人注意到我了。」

  老公,阿逸,阿智和阿勇四兄弟互望了一下,心里当然明白有什麽事要发生。至於石化了的小健跟大石,口水都快要流到地上了。他们当然听过不少阿逸的吹牛,但如此性感的海宁倒是第一次见。

  海宁按了下音响的遥控,拉了拉裙子,随着音乐开始慢慢的摇着身子。

  「阿聪,今天是你的婚前派对。」

  海宁摇摆着身体,连身裙再次缩了上去。她的手开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跳着优雅性感的舞蹈。

  「我…准备了两个惊喜要给你…」

  扭着扭着,在距离沙发一米多的位置弯下身,慢慢地扒下,扭着屁股向我老公爬过去,把头埋进了他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被勃起顶高的位置,然後继续向上爬。

  「阿聪哦,我…就是给你的第一个,喜欢吗?」说完就吻上了我老公,舌头也伸进了口中。

  「阿聪哦,今晚你就是我的主人。你要我怎样都可以哦。」海宁再说了一遍,然後又回到了电视前摆动着身子。手也开始在自己的身体上乱摸,最後停在屁股上,转个身开始慢慢的脱去内裤,丰满的屁股就在众人面前赤裸裸的扭着。她并没有将内裤完全脱去,只是退去了一边腿,任由内裤吊在右脚上就直起了身子,拉了拉了裙脚,把诱人的屁股蛋再次藏起来。

  扭着舞着,海宁正面对着沙发,手开始慢慢摸到胸前,捏了捏,巨乳立刻弹了一下。看到男人们已经把手放到裤裆上搓着,海宁觉得极有成功感,本来已经湿透的阴道都快要流出水来。

  又扭了扭屁股,就开始把拉链往下拉,慢慢的拉至肚的位置。

  「大家准备好第二个惊喜没有?压着不好哦,你们都把裤子除掉再搓吧,我不是也先把裤除光了,而且我最喜欢大!肉!棒!」说完给了他们一个飞吻,就一口气把拉链拉下,除去那火红的连身裙。

  小健立即脱去了裤子,把肉棒拿了出来套弄。老公四兄弟倒是不急,对望了一下才不慌不忙地慢慢解开裤头。

  而我就在这时从後抱住了老公。

  「老公,我来帮你。」

  老公呆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转身跟我拥吻。

  「我就是第二个惊喜哦,喜欢吗?」

  说完我就慢慢跪下,解开老公的裤子,拿出肉棒一口吃下去。

  「哦…梦玲…喜欢…」

  「老公,今晚,梦玲跟海宁都是你的玩具…嗯…」小健跟大石又是一个惊讶,不过手却没有停止搓弄。我穿的是跟海宁同款的裙子,不过是纯白色,里面就没有穿内衣,头上带了一个优雅的帽子形头饰,没有穿高跟,但穿上白色的吊带丝袜。我的体质跟海宁不同,她是百分百的痴女,无时无刻都能想到性,随时成为野兽把男人扑倒。我倒是须要热身,只要有足够的前戏,就能完全投入性爱当中。这一星期的期待就是最佳的前戏,刚刚从房中偷看海宁的艳舞,我就已经慾火焚身了。

  原来我们是计划由海宁把我带出来,再来过双人脱衣舞,不过我实在按捺不住。我现在就跪在众人的中间,让六个男人由上而下清楚地看着我大半个乳房,给老公口交,虽然不是第一次,不过有小健大石两个「新人」看着,在我头边打着手枪,觉得特别羞但又特别兴奋,下体也已经全湿了。

  「哎呀,你个小淫娃,都还未到你出场的时候,就自己走出来偷肉棒。」我看了她一眼,就继续津津有味的吃着老公的肉棒。

  海宁於是也走了过来跪在我的旁边,抬头对小健说「来…我帮你。」刚抓住阳具,正要含下去的时候,小健就喷了,海宁没有避开,快速地含住了肉棒,一下一下熟练的吸着,好让每一滴精液都射进她的口中。直至确定小健喷完才松开嘴,然後转身把我从老公的阳具拉开,吻了上来,把口中的精液喂了给我。

  陌生的精液味道立即在我口中散开,我觉得自己好淫乱,我很爱这种感觉。

  老公特别喜欢看着我吞下去,每次我吞下精液,老公都会赞我乖,赞我性感。当然我也喜欢,这令我感到很满足,很淫荡。

  「哦…我喜欢…喜欢精液的味道,今晚我要吃下每个人的精液。」我再吻上了海宁,把舌头伸进去舔。

  「嘻,男士们有没有听清楚,我们淫荡的新娘子说要吃下你们的淫液哦。」我抬头与老公对望:「主人啊,可以吗?你想玩具怎样?」老公微微一笑说:「还用问?玩具当然要跟好朋友分享,给大家好好的玩。

  」

  听到老公这麽说,小健一面感到惊讶,一面对自己的刚才的失仪感到自卑。

  海宁倒是有留意到,又爬了过去抓着他半软的肉棒:「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有些,姐姐给你舔乾净,我喜欢你的味道。」一分钟不够,小健的阳具就又完全硬了。

  「你刚刚射过,先休息一下」海宁吐出了他的阳具,打算爬向大石。

  这时我的连身裙已经消失了,左手为阿智套弄,右手扶着阿勇含着,阿逸则在後面扶住我的大屁股,用肉棒在我的阴唇上摩擦。就在我准备好承受阿逸的插入的时候,海宁却过来阻止了。

  「我可不记得你的禁慾期过了哦?」

  「什麽?不是吧?」阿逸摆了个无奈的表情。

  「禁就是禁,不准玩,最多让你拍下来之後自己用。」然後望了一望书房,示意他进去拿摄影机。

  阿逸淫笑了一下,这也是他的最爱之一,拍下海宁跟别人做爱的影片之後自己打,又或是一边看一边要海宁为她口交。进到书房,他发现电脑是开着的,全屋的镜头正在录影,是海宁启动的。那些都是他们偷偷藏起来的镜头,好让他可以多角度偷拍海宁偷男人的情慾画面。阿逸心想,这小妮子真有我心,然後拿了摄影机就出去。

  ***

  此时我正被阿勇阿智夹着。

  阿勇的肉棒是四兄弟中最长的,而阿智则是最粗。不过四兄弟之中,他们两个的性爱技巧则比不上老公和阿逸。我不喜欢太长,放了进去,长度其实不怎麽重要,我最敏感的部位不是很深入,太长反而会走过头。给长肉棒口交,也容易撞到喉咙,还记得第一次为阿勇他口交时,含得太深,差点就要呕出来。当时也只有海宁可以全根吞入,不过後来习惯了,我也勉强做到了。

  相对长,粗比较好,放进去有充实的感觉,不过有时未够湿润,会有撕裂的感觉。不过今天,我在为老公口交的时候,下面就已经湿得要流出水。就算阿智没有前戏直接插入,我也不觉得难受。

  「呀…梦玲呀,你的小穴好湿好舒服,爽。」

  「嗯嗯…嗯嗯嗯嗯…」

  下面充实的快感,令我忍不住发出呻吟,不过小嘴却被阿勇的肉根堵住发不出声音。他都是体贴,没有整根插进来,不会令我难受。

  「小嘴也很爽,梦玲…有进步啊,身才也仍然是那麽好…对…继续舔。」这两人都是老相好,彼此的身体大家早已很熟识,他们一上一下的干着我两张嘴,四只手大力地玩弄我的乳房,很快就把我干上高潮。

  「嗯嗯…呀…阿智…很满…呀…来了」

  「呀…你夹得很紧…呀…我也要来了」

  阿智也被我夹得要射,拔出来射得我一面一身都是白浆。阿勇紧接着插进我的阴道,开始了他的抽插。爽完的阿智则用他半软的肉棒将我面上的精液送到我的口中,我贪心的吃着,把他肉棒上的精液舔得乾乾净净。

  至於另一边的海宁正趴着,让老公从後面抱住她的屁股用力的抽插,一双肉球就在身下吊着晃动,而她的头就埋在大石的肚腩下双腿之间。之前也说过大石身形如的巨人一般,他的大腿比海宁的腰还要粗。海宁颈以上的部份几乎淹没在他的肥肉之中,就像一只鸵鸟把头插在沙堆之中,完全听不见她呻吟,也看不见她究竟是在舔着鸟蛋,含着肉肠,还是只是被大石的肉腿夹着。老公的抽插当然没有停顿,看着这淫娃把头「插」进前面的肥肉中,特别兴奋,举起手啪一声打在海宁的屁股上。

  「哈哈,这个小淫娃被人插得多,今次一边被插,一边自己插人了,还整个头插进大石的下体。哈哈,阿聪,大力点插,插烂这小淫娃。」阿逸边拍边说。

  而宅男小健看着海宁晃动的乳肉,手震震的伸手出去抓,想捏又不敢捏下去。阿逸於是对小健说:「小健呀,这淫娃的奶子生出来就是让男人捏的呀,不要怕,玩过这奶子的人多的是。大力捏,出力捏,捏不坏的。」小健轻轻捏住了海宁左边的乳房。这时海宁推开大石的大腿,抬起头深呼吸了一下,小健吓得立即把手缩回去。

  「呀呀…嗯……大石你夹…哦…夹得我的头很紧…我…我…都快要窒息了…呀…阿聪…嗯……你很会插…舒服…爽…」海宁放荡的叫着。

  「哎呀…对不起喇,你吹得我实在太舒服,一时忘我,没有弄痛你嘛。」「呀…嗯…痛…是没有…你…你的大腿……软绵绵的,就是差点闷死我…呀…阿聪…你慢点…我都…不不…呀呀…能好好说话…」「嘿嘿…我倒是觉得你好享受哦,要嘛我暂停一下?」「不……不要停…爽…继续…呀…」

  老公知道海宁快要高潮,捉住她的双手往後拉。海宁直起了身子,一双巨乳随着抽插上下跳弹,看得小健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嗯…呀呀…嗯…爽…快点…大力点…呀呀…泄…泄了…呀…」海宁高潮後,老公离开了她,丢下她软软的趴在地上喘气。阿逸对拍下了女友被自己兄弟操到高潮表示非常满意,而小健第一次见到真的女人高潮,也感到非常震撼。

  老公其实也要射了,他走过来套弄着肉棒放到我的面前,那时候我已经又泄了两次。我知道他想要射,我妩媚的看了他一眼,就一口含住了那沾满海宁淫液的阳具,用舌头在龟头上不断舔,手抓着根部快速地套弄,没两下,老公就射在我的口中。

  「嗯……」我一边满足地吞下老公的精华,一边淫荡地呻吟着。

  阿勇也没撑多久,随手拿起一只酒杯就喷了进去。杯中还有少半杯红酒,阿勇摇了摇,白色的精液就浮在红酒上打转,然後递给了我。

  「梦玲,这是敬你的。新婚快乐!」

  「Cheers!」我拿过来,一下就把它乾了。

  「哈哈哈…哈哈哈」然後我们几个就大笑了起来。

  老公走过来抱住我,我们对望,然後深情的吻起来。

  「老公,你喜欢吗?」

  「喜欢,最喜欢。」

  「那你爱淫荡的我,还是贞结的我。」

  「我爱的就是你,所有的你。」

  「嗯…」

  「而且,你不一直也个是小淫娃,没有怎麽贞结过呀…」「哎呀,你找死哦…今天我可是为了你哦。」

  「哈哈哈…哈哈哈…」

  「那你是喜欢这个惊喜喇?」

  「当然,你也很享受吧。」

  「嗯,舒服…你刚刚干海宁也干得很爽吧?」

  「爽哦…咦,海宁呢…?」

  ***

  原来这边的我抱着老公在谈情,那边的海宁则在上演美女与野兽。

  此时海宁正躺在餐桌上,大石粗大的双臂把她的美腿分到最开,粗暴的挺着大肚腩插着海宁的小穴。我们都走了过去围观,只见海宁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我们都在想不知道她是在忍受,还是享受。

  「呀…泄…呀…」

  谜题倒是很快就被解开,海宁达到了高潮,那刚才就肯定是在享受。

  大石可能站得有点累,想换换姿势,一下就把还在高潮中的海宁抱起,向客厅走过去。由餐桌到沙发,他们的下体一直没有松开,大石抱住她的屁股,海宁伏在他的肚腩。

  沿路海宁不断大声的呻吟,看来是一定爽翻了,直至大石在沙发上坐下停止了抽插,她才能慢慢缓过来。

  「呀……呀…你这肥猪…都要被你插坏了…」

  「嘿嘿」大石向上顶了两下。

  「我是肥猪,你就是被猪肏的淫货。」

  「呀……爽…呀…我就是猪肏的淫货…呀…欠肏的贱货…呀…我们再来…我要搾乾你只死肥猪…」

  阿逸倒是十分兴奋,不断鼓励大石猛干自己的女友,拿着摄影机围着她们转,生怕遗下了什麽角度。

  「老公,你看阿逸兴奋得像小狗一样围着他们转。」「哈…他的淫妻癖可是很重啊。」

  「什麽…淫妻什麽…?」

  「淫妻癖哦,就是喜欢让自己的老婆或女友让别的男人干。这几年海宁可是吃了不少肉棒哦。」

  「哦…那你也有吗?」

  「我嘛,还可以。」

  「那你会要我出去勾引男人?」

  「就你喜欢,你喜欢我也喜欢」

  「老公最好。」

  「那要不要现在就搞过宅男,你看小健站一边多可怜。」我看过去,小健正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海宁,套弄着自己的阳具。

  「嘻,也好。」

  我走过去,在他耳边说:「要不要试试我的小穴。」小健连忙点头。我就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大石的旁边让他坐下。我爬上去,往他微微发抖的双唇吻下去。这小子傻傻的呆着,也不懂回吻,我想我应该是偷了他的初吻。我再轻吻了他一下,然後往下爬,沿路轻吻着他的身体,直至吻上了他的肉根。

  「嘻,小健呀。一点也不小哦!就算不叫大健也起码叫中健!」小健的阳具其实不大,不过处男初战就给些鼓励吧。小健听後,果然立刻自信了不少。我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龟头,然後把龟头含入,在他的肉棒上下移动。

  「噢…噢」这小子舒服得发出了呻吟。

  我只含了一会,就怕他含太久会忍受不住。我站起来,摸了摸下面就骑了上去。他试着放进去,不过就是找不到位置。处男就是没有经验,於是我叫他拿好,我自己坐上去。怎料这一坐,刚好直接顶到我的G点,爽得我抽搐了两下,「呀」的一声,软软的伏在小健的身上。

  「对对对…对不起…我…我是不是…弄弄弄…痛了你…」小健以为他插错位置,弄痛了我,急忙口窒窒的道歉。

  「嗯…不是弄痛了…嗯嗯…是弄爽了…你一顶就顶到了…嗯嗯…」本来今天就很敏感,又高潮了几次,里面湿得要命,被他这一顶我差不多又要高潮了。我再摇了几下,呀,果然要来了,我又泄了一次。真想不到,这宅男一插进来,就把我插出一个高潮。小健看着我高潮,感到下体被温暖包围,一下一下的夹着,非常舒服却有点不知所措。

  我伏下来休息了一下,就又直起身子,开始摇摆着屁股,骑着这小子。胸前的双乳随着我摆动,上下的跳着。我知道小健想抓又不敢,我就抓住他的手放到我的乳房上。

  「捏我…小健捏我的乳房…我喜欢被人大力的捏…」老公跟我讲过小健是个巨乳控,果然他一抓着就不停地搓,於是我继续鼓励他,叫他尽情的玩我的乳房。

  「哦…舒服…对…嗯…大力点…嗯…」

  又捏又搓,小健用力的把我的乳房捏得变形,把乳肉揉成各种不同的形状。

  两个美女一左一右风骚地骑着男人,四个诱人巨乳在空中乱弹,看着的阿智阿勇也忍不住提枪上阵。阿勇走过去享受海宁的口活,而阿智则插进我的小嘴。可能真是太刺激,小健做了一会就射了在我的阴道,他一退开我老公就过来补上了他的位置。

  不久大石也拔出来射了,射得海宁整个屁股都是。海宁松开了阿勇的肉棒,用手沾了些精液放进口中,妩媚的看着大石说:「不要浪费食物哦…」惹得大家大笑起来。然後又沾了些递给我,我立即含住她的手指吮起来,把它舔得乾乾净净。

  阿勇坐了下来,要海宁骑上去,海宁当然听话,爬过去就开始摇她那淫荡的大屁股。阿智挺着肉棒也走了过去,来者不拒的海宁立即就含住了开始吞吐。现在阿智阿勇一上一下的干着海宁,阿逸则走过去近距离拍摄阿勇特长的肉根在自己的女友下体进出。

  得意的阿智说:「喂,阿逸,你还真可怜哦,有得看没得吃。」我喘着气无力的说:「呀…嗯…嗯…没办法喇…他被禁慾哦…嗯…」阿智拍了拍海宁的面:「嗯…你就放过他吧…」海宁瞪了阿智一眼,然後吐出他的阳具:「嗯…你敢替你兄弟求情,就不信我咬断你下面…嗯……禁也只是禁到星期六哦…」听海宁这麽一说,大家都同时望了望钟,都已经快两点了,即是说已经是星期日,禁慾期早已过去。阿逸现在才恍然大悟。

  海宁接着说:「老公…嗯…快去取些润滑…你的兄弟占了两个…可我还有一个洞哦…」

  说完就又含住了阿智的肉棒。阿逸把摄影机递给了小健,飞身去睡房把肉棒涂满了润滑液,出来就插进了海宁的後门。

  之後,老公也射了在我体内。拔出来的时候,淫水流了一地,是老公和小健的精液,还有我的淫水。那时大石已经睡在沙发上睡死了,我跟老公到浴室简单洗了个澡就到客房休息。

  至於海宁她们四人又换了多次姿势,最後三人差不多要被搾乾了,海宁也累得澡也不洗就睡了,阿逸也没她办法只好把她抱进了睡房。

  阿智阿勇没有过夜,简单洗了一下就开车走了。小健则在阿智阿勇走後在沙发睡了。

  ***

  第二天,我和小健比较起得早,我跟他聊了一会。这小子其实蛮可爱的,蛮体贴,他还说担心我会怀孕。我就说我跟海宁都有吃药,所以不须要担心。他说想跟我再做一次,於是我又跟他做了一次。

  他的肉棒真的出奇地与我阴道夹得来,他胡乱的抽插就又把我带上了高潮。

  最後他喷了在我的口中,就在我为他舔乾净的时候,大石也醒来了。看到裸体的我跟小健,大石说也要跟我做,我没办法就应承了。

  这时我才第一次看到大石的阳具,原来一点也不大,就是普通的尺寸,只是这尺寸在他巨人般的身上就显得有点小。倒是他的气力十足,他个子大我个子小,我弯着腰,屁股才到他的膝盖上一点,於是他一下抓起我,就往那里粗暴地猛插。我脚都碰不到地上,就这样四肢离地给他抓着干,活像一个人形飞机杯。不过这样应该蛮累人,所以干了一会,他就把我放到餐桌上,射了进去。

  之後,他跟小健就先走了,我就到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老公跟阿逸也已经起来,我们聊了一会,收拾一下也就走了。

  海宁则一直睡到午後,醒来才知道我们已经离开。

  ***

  回家的路上,我问老公喜不喜欢我给他的派对惊喜。

  「当然喜欢哦!娶到你这样的妻子可真是我最大的福气!我们什麽时候应该要再办一个。」

  「这是婚前派对哦,再办一个,那你是要再婚喇!」「再婚,那我就再娶你一次!人妻易找,淫妻难求哦!」「哈,你都学了阿逸,就嘴甜。你不怕我上瘾,像海宁一样到处偷人?」「偷哦!不过记得拍下来给我看!我要用来打飞机。」「才不要…你们就是坏…」

  就这样,拖着老公的手漫步回家,而我的脑中却闪过阿逸跟小健的面孔,心想如果再来一次其实也不错,然後我的下面又有点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