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妻心如刀 第1—3章
1 作者:妖

《妻心如刀》第1—3章



  一,四十岁的光棍

  中午下班回家,上到二楼的时候,我远远看到我老婆穿着白色雪纺淑女裙的背影趴在二楼的一个门外向里看。老婆有一米七多的高挑身材,公认的细腰,这些身体特征加起来从后面非常好认。我家在三楼不过看到她我就停下来了。心说,“在干什么?”这个时候是这幢楼里的住户比少的时段,我很好奇她在看什么。

  我所站的位置要到她那边去稍有些远,但是我的位置正好可以到她看的那个房间的后窗。我最终没有去叫她,而是出于好奇溜到那后窗边上想看看她在看什么……很多年后我仍常常后悔这个决定,如果那个时候直接过去叫她并跟她一起回家,后来的很多让我痛不欲生的事儿就不会发生了……林莤现在市内一个家电城当柜长,属于白领,不过收入比我人少一些。她是那种公认的冷漠型美女,身材高桃,不过不是那种纤细的类型,而比较丰韵的那种,相对比较特别的是她的腰真的很细,因为腰细所以显得臀形特别“突出”漂亮。每次看到都会让我有种上帝造物神奇的感叹。

  老婆看的这扇门的主人我其实是认识的,他是个外号叫杨桃子的四十几岁的光棍,人长得十分的瘦小萎魔@,身高大约只有一米六不到。见过他的人大多印像深刻的是他头发很少近似半秃,而且全身上下的身都是向鸡皮一样的皱皮就像个瘪气球。这样的人我老婆能看他什么呢?

  我偷偷揭开那扇窗的一角看到的一幕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然来这个瘦小的男人正在撸管,他的一只手里正拿着一张照片,一边看一边撸。由于屋里灯光较暗从我的方向完全看不清楚照片上是谁。我心说“老婆在搞什么居然在这里看老男人撸管,我现在过去打她的屁股,让她立马回家去。”

  就在我正要离开去叫林莤的时候,房门忽然吱!一声就被推开了。我只觉得房间里忽然就亮了,推门进来的居然是林莤,我心中有些吃惊,“别人撸管你跑进来干什么?”屋里那个叫杨桃子的瘦小老男人,正在专心撸管。这时忽然看到有人进来吓了一跳,一手猛提裤子,一手把手上的照片藏到背后。

  林莤是那种平时看到她的人都会觉得她是那种比较冷,但是绝对不会轻易动怒的女人。而这时推门进来的林莤,脸上去却似乎十分生气。她径直走到那个一手提着裤子的男人身边,说,“照片还给我!”那男的一脸惊慌,杨桃子这个人到现在还是光棍的原因不光是因为外表,还有个重要因素是他是出了名的懦弱怕事的人。这种性格基本没有那个女人能看得上他。

  杨桃子瘦小的身体在林莤一米七多的身高面前足足矮了大半个头,加上他的瘦小跟林莤的丰韵有着巨大的视觉反差。他惊恐的看到林莤逼近,两手慌乱的提裤子想让远一点儿。结果手上的照片掉在地上,林莤冷冷的弯腰把照片捡起来拿在手里。

  “你好大的胆子,敢偷我的照片。”不知怎么的我觉得林莤的生气的语气里有一丝调戏的感觉。我跟她在一起很久以后才发现,她冷漠的外表下有着很大的好奇心,但是在人前她很注意克制很少会表现出来。

  “不是不是,我是捡的……那天刮风……我捡的。”小男人慌乱的解释道。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居然瞪着那个因为害怕而发抖的男人恶恨恨的说,“那么喜欢看着我照片打手枪吗,我现在人在这里,表演给我看。”林莤居然双手抱着胳膊在他对面的高背椅上坐了下来,那把椅子配上她的身高使她看来来非常高贵。而她对面向朱儒一样的男人看起来根本就向小怪物。

  杨桃子是个胆小的人,被她这样要求犹豫再三似乎不想听从。接着我听到林莤慢慢的危胁说“我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公,你就死定了。”我不知道她到底在安什么心,对这种人这种事儿有什么好奇的?

  杨桃子似乎一下子被吓坏了,他脸上的肌肉直抽筋偷偷打量着林莤的脸色,磨蹭再三慢慢坐在地上的一个小折凳上。小手擅抖的掏出老二开始撸。可能是遗传问题他的老二非常的细,而且又黑又小,但他的卵蛋反而非常大看上去向个大白桃子。林莤的眼中尽是戏谑,“你叫杨桃子,这就是你的桃子?”那男的本身就胆小,这样手发抖的撸了几分钟,老二反而慢慢软掉了。他无奈的看着林莤小声说“出不来,真的出不来……”

  “就这样,还敢作这种不要脸的事!”

  林莤原本坐在旁边的一把高背椅上,这时语气里尽是鄙视,她伸长那穿着洁白流苏长靴的脚轻轻的踢了踢杨桃子的大白桃子,杨桃子不防备中被踢到啊!的呻吟了一声。林莤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她的脚忽然向上将男人那的短小的老二踩在他的肚子上,那男人被踩得一声尖叫,老二反而一下子兴奋起来,越变越硬。林莤眼神中尽是好奇的越踩越用力。

  我站在窗外,想去至止,又有些拿不定主意。我不知道这样出现老婆会有怎样的反应,她平时在我面前相当的端庄,这时出来出来两个人肯定会很尴尬。林莤是个很好面子的人,但是我从来没想过在我面前平时看起来那么温柔的女人,居然会作出这样的事。我曾经本来认为她就是那么外表很冷,但是骨子里很温柔的女人。我想不到会看到她这样的一面……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就听到屋里男人啊!的一声长叫。回眼看时,林莤正满脸怒容,“你竟敢弄脏我的鞋子!!”那男人射出来的东西似乎沾到林莤靴子上洁白的流苏上了。

  “我……我给你擦干净……”男人哆嗦的说着,赶紧去找来他常用的卫生纸,跪在林莤的面前,给她仔细的擦。林莤雪白的长腿,丰满而又修长。跪在地上的男人一边擦一边偷看,刚刚射过的话儿居然又硬了。林莤似乎一直在想什么问题没有留意到这个男人的眼神。等回过神来,忽视发现这个小号男的话儿又硬了。

  “呸!……”林莤微微皱眉盯着那个小男人有些古怪的道“你这是什么毛病?”


  
二,妻子的另一面


  “呸!……”林莤微微皱眉盯着那个小男人有些古怪的道“你怎么又硬了?”

  我在窗外了有些微微脸红,说实话我的精量比较少,每次跟林莤在床上我都是一发完事接着睡觉。我也一直跟她解释男人一天只能作一次。她一直都很相信,这时看到这个男人的异状,似乎有些好奇。不知道怎么的那男人的话儿射过一次后居然似乎变大了一点儿。

  屋里的杨桃子不住的点着他那半秃的头为自己“又变硬了”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过来让我看一下。”林莤似乎对那个立即变硬变大的话儿有些好奇。

  “不……不行……”这个杨桃子不知道有没有真正碰过女人,似乎对女人有种莫名的恐惧。

  但是他的这种拒绝明显让林莤有些生气,她站起来就要亲自动手。杨桃子站着的时候,头只有她的下巴那么高,这时也站起来伸手来想要推开她。反被林莤白嫩的纤手一把握住,两人比拼力气。杨桃子那看起来已经肌肉萎缩的手臂完全不是林莤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林茜扭住了。

  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冷漠安静的老婆会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杨桃子拼命转过身去贴着墙想躲开。林莤一把将他按在墙上。她的一只手野蛮的从他裤档下面掏进去抓住杨桃子的桃子,小男人浑身发抖仿佛很爽一样发出啊!的一声叫。林莤的另一只白嫩的纤手抄到前面去揪他的阴茎。当林莤的纤手碰到他的鸡八时,他向被电到一样拼命把屁股向后躲,直往林莤的怀里坐。林莤索性将他抱在怀里,就向抱着一个畸型的怪胎,一手更野蛮的找他的老二,杨桃子最终没躲过,被林莤牢牢揪住了老二。起身向牵牛一样牵着转过身来。瞪着他跟他冷笑道:“躲呀,还躲呀!”

  杨桃子满脸通红,那丑陋的老二被眼前的美人攥在手里,又重新起了变化,那龟头变得更大了。林莤发现手里的东西的变化,好气又好笑的道:“你毛病挻大的!敢又变大了。”杨桃子红着脸一脸惊恐点头陪不是“对不起,对不起……”

  “怎么?被我抓着很兴奋哪?”林莤似笑非笑,用力握着老二,杨桃子立即发出了呻吟。林莤的粉脸上闪过一丝狞笑,猛的用自己丰满的身体蛮力的将这个秃顶的小男人推顶在墙上。握着老二的手忽然开始快速来回撸动,杨桃子如过电一般的发抖,双腿直蹬,憋不隹的尖叫,头上尽是汗。

  我在窗外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好,林莤这个人平时似乎很是传统,除我之外几乎跟别的男人说不上几句话。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她会掐着这么个丑陋的小男人给他强行撸管。

  室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笑,是那种小孩发现了新玩具一样的兴奋尖叫。杨桃子在女人尖笑声中达到了高潮,他向要被电死的人一样,浑身擅抖,长满鸡皮的手徒劳的想要推开林莤。林莤正一脸兴奋的用另一只手死死的攥着杨桃子的老二,那龟头向岩浆喷发一样暴射,林莤的手握住它左右的扫射,就向开机关枪一样播撒。

  我站在屋目瞪口呆的盯着屋里那个神情兴奋的熟悉而又倍感陌生的女人。我仍然记得早上出门前,老婆小心的牵着我的手向小鸟依人的感觉。我有点分不清真实与虚假。

  扫射很快就结束了。杨桃子向死狗一样的摊在旁边的椅子上发抖。那刚刚射过的老二耸拉着居然还有几分很坚挺,那龟头分明比刚才大了许多,红通通的,似乎还在冒热气。

  “第二次居然能射这么多!” 林莤带着一丝笑意道,只不过这笑中似乎有一丝狞笑的意思。

  这个男人第二次射的居然比第一次还多,这让我有些汗。我休息三天一次也射不了这么多。 我在窗外看着这个情形心中有些许的不安,这个女人几乎跟自己平常认识的那个妻子完全不一样。当然也许是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她爱我,所以不敢让我知道她是这样的人。

  那个可怜的小男人,在椅子上只摊了三四分钟。就重新被林莤拧@起来,重新顶在墙上。高大的女人弯腰把她美丽的脸庞靠近矮小的杨桃子,她眼睛直盯着他的眼睛不放,杨桃子胆怯的不敢跟她对视,将头扭向一边。

  屋内仿佛正在进行一场雌雄之间的战斗,女人用自己的暴力使弱小的男人屈服了。林莤很满意杨桃子不敢直视她的眼睛的反应。她佯笑着用一只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杨桃子的桃子一样的大白卵蛋,杨桃子打了个哆嗦,然后林莤手指肚随着卵蛋向上掠茎体,再向上到他变大了的龟头跟尿道口。杨桃子浑身肌肉因为刺激而绷紧着,他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林莤。林莤眯着眼睛享受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杨桃子不敢再看她,重新低下头咬牙忍着。

  林莤反复的逗弄了它几下。感觉手指上的东西居然又变大了一些,她有些好奇的蹲下来,看着那个头部已经跟小桃子一样狰狞的老二,问杨桃子说,“为什么越射越大?”杨桃子嘴里碎碎的说“不是……不是……”最终也没说出来不是什么。

  我在窗外看着蹲在小男人老二前面的老婆,心里忽然呯呯的乱跳,她这个样子太像要给男人口交了。林莤到现在为止,给我口交的次数也只有廖廖数次。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吧。如果她真的这样作, 我应该立即把这个事制止了,怎么办?我正考虑着是不是走远一点发出点儿声音,屋里的男人似乎跟我的想法一样,好像担心女人要给自己口交,他有些惊慌的道“不要不要……”林莤已经又慢慢站起来看着小男人冷冷道“不要什么?!”,男人没敢吱声。林莤用眼神威压着他,他不敢抬头。接着女人看着男人的胸口忽然调皮道“我吃点儿奶怎么样。”她用自己丰韵的身体把瘦小的男人顶住,一口含住男人的乳头。同时她的另一只手一把握住男人的老二,用力的拧动。

  杨桃子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爽开始抽筯,屁股不住扭动,嘴里向被强暴的女人一样“不要……不要啊……”

  林莤接着吃完这边再吮另一边的奶头,杨桃子双手胡乱的拿起来又放下不敢反抗。

  接着林莤似乎很有意思的笑了笑,她重新蹲下,脸靠近杨桃子那已经发大到向小红桃子一样大的龟头边,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女人抬头似笑非笑的盯着杨桃子说,“你怎么向个女人一样,真有意思……”,杨桃子脸向要哭一样看着蹲在自己跨边的美女道“别别别……”

  那巨大的龟头跟林莤的小嘴完全不成比例,我惊恐的想她不会真的要把那个东西含进嘴里吧?

  不等我多想林莤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嘴张到极限一口将那冒着热气的桃子包进嘴里。她腮帮立即鼓了起来,她含着大龟头脖子向斗鸡一样快速的来回抽动。杨桃子的双手青筯暴起,十指用力的抓住身后的石灰墙,仿佛受刑一样在上面留下了十着痕迹。

  看着那个正在快速吮着别人老二的女人,我的心正在滴血又向有一条火蛇在我的腹内乱舞。这样的快速抽动,只持续了一分钟,男人忽然开始,间竭性的浑身擅抖。那含着别人老二的女人仿佛在品尝很烫的稀饭一样,她谜着眼睛盯着杨桃子那张扭曲的脸似乎觉得非常有意思,她的脖子保持缓慢的抽动,一直到男人的抖动停止。

  林莤把男人冒着热气的大头棒从嘴里艰难的退了出来。她托起一只白嫩的纤手,从粉红的小嘴里慢慢吐出大摊大摊的白色粥状物。说真的到现在为止林莤给我口交的次数都少得可怜,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为什么这么高兴居然会给这个恶心的男人作这种事儿。小老男人在高潮后的虚脱中喘气,女人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冷冷的问他,这是什么?男人一脸的懦弱看着她手里的白色物质不敢作声。

  “你好大的胆子,敢射在我嘴里?”……

  “你给我吃下去。”女人忽然一把抓住杨桃子的下巴,将他的嘴强行捏开,将手上的东西盖进了他嘴里。然后一手捏住男从的鼻了一手续堵住男人的嘴。男人拼命的挣扎,眼睛里满是惊恐…………

  这一天的下午我都在有些愤怒又有些难受的状态下渡过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这件事儿,这个算出轨吗?两个人也并没有真正发生关系。而且,也说不清楚是谁在那个谁……但是我心里又有另一个声音老在生气的问“非要日到逼里才算出轨吗?”……最终林莤回来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似乎很高兴,春风满面,发现我脸上的不快后不停的想办法逗我开心,说了很多关于她们家电城的小事。

  那个丰韵的高挑的身子在我眼光晃来晃去,她的腰细,所以显得屁股格外的大。我忽然有种冲动。于是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她。

  林莤被我的动作惊到了,娇叱道,“干什么嘛!还是白天呢?”我把她硬往房间里拖,她挣扎了几下后顺从的由我拖到床上开始干事。老婆很爱我,不管她有不情愿从来没有拒绝过我,在我的家里我就是天……高潮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她跟杨桃子在一起的样子,忽然就无力了,射得非常的不爽。完事后,我觉查出她的表情中有一丝胀然,不过很快就回复了平静。她帮我清理干净,摸着我那射过后秧掉的老二,她脸上忽然腾起了一阵的红,好像想起了什么。看着她的表情我的心中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烦心……“你先休息一下,饭好了我叫你。”她微笑着说着就出去作饭了。她是个好女人,愿意为了我天天下厨房作家务。人又美丽,身材任谁看了都流口水。最重要的是,她从来都知道在我的朋友面前保持沉默和淡淡的冷漠,从不理会我之外的任何男人调笑……但是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下午她给杨桃子吮鸡八的情形老二忽然又硬了,胀得生疼……


  三,郁闷

  事件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我一直都很烦,我不知道杨桃子还会不会跟林莤有什么,或者反过来林莤到底还会不会再找杨桃子的麻烦。我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担心自己老婆会去搔扰别的男人的人了。虽然那天最后好像林莤更加鄙视杨桃子,两人也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但是想来想去总觉得不放心。我犹豫要不要跟林莤摊牌,又不知道摊牌后会怎样?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她真的是个完美好女人,我绝对不想跟她离婚。我也想过找杨桃子打他一顿,结果堵了三天都没有看到他人。今天中午的时候去问了一下他的房东才知道他三天前的晚上就急急忙忙的搬走了,据说他好像被什么人吓坏了还有半个月的房钱没退到现在也没来拿。

  听到这个消息我好像舒了口气,说实在的我甚至不知道我该不该打杨桃子?那天的事儿一开始确实是杨桃子的问题,但是后来,倒更像是林莤把他猥亵了。猥亵四十多岁的老光棍?这种事传出去恐怕谁都不会信,编八卦都没有这么编的。唯一能安慰一点的是,他们两个必尽没有真的发生肉体关系。而最后林莤似乎更加鄙视他了。

  现在杨桃子搬走了,也许所有的事都过去了。

  我在这种忧虑中渡过了几周后,也渐渐的把这件事放下了。

  日子一如既往,林莤一如既往的对我很好,生活也非常正常,上班按时,下班准时。没有任何的问题。生活真的又回到了正轨。唯一让我有些不爽的是,每次跟林莤上床射过一次后她总会红着脸不停想法刺激着我软掉的老二,我不是个精量很大的人,就算有时梅开二度,也非常勉强。这让我总觉得过意不去。而每次这样之后,她总会体贴安慰我,说她已经很满足,叫我别放在心上,她不是那种欲望很强列的女人。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老一辈人不都是这样说的,其实妇妻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很平淡的吧。

  ……

  周六,天已经阴了好几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雨,因为不用上班,我睡了个懒觉到近中午才起来,开始赶稿子。我们公司下周三有一个活动。除了一般的讲稿外,老总让我写一篇关于中国古代军队的文,到时配合一个群体舞蹈表演作朗颂。老婆在家电城上班,所以周末总是很忙,甚至常常因为客人多要拖班,好在有加班费也算不错。我们一直打算明年要孩子多存点儿钱也不错。

  写写停停大约到下午晚饭前,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打算出去走走。因为阴天的原因只五点多天已经快黑了,老婆打电话来,“老公,我们今天要加班,你自已先弄点东西吃。不要等我了。”

  “靠,又加班,下雨生意也这么好呀?”

  老婆笑着说,“有客人来,我有什么办法。”

  “对了,我手机没电了,一会儿不要打我电话,下班我会尽快回家的。乖啊!”

  没法子出去买点东西对付一下。我跑到龙凤小吃街吃了碗面。天还早, 无聊的开车到处转了转,放松下脑子。当我转到一条背街附近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了一个孤立的筒子楼的一层外靠着的一辆自行车。这是一辆老旧的已经没有站架的自行车,歪在墙上才能保持它站立不倒。我知道这辆自行车的主人正是杨桃子。心里吃了一惊,杨桃子的家庭条件极差,这辆没腿的自行车几乎是他的标志。我有些吃惊的看了眼这幢楼,这是座很老旧的楼房,旁边的别的房子已经折得差不多了,这幢楼的外墙上也写着“拆迁”字样。看起来已经是被政府售出去的东西了。只是开发商还没有开始动工,所以暂时还是老房东在低价出租,不过里面的住户已经没有几家了。

  我忽然有些担心起来,这条街比较背,平时走的人不多,不是林莤平时上班的必走之路,但她有时候还是会从这里走。那么既然我会发现杨桃子,那么她也极可能会发现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的心忽然沉重起来。我掏出手机给老婆打了个电话,电话里传来“你播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我忽然想起来林莤刚才电话里跟我说她手机已经没电了的事儿。这时天已经基本全黑了,我望着那黑洞洞的旧楼心中有些不安。

  又徒劳的连播了几遍林莤的手机之后,我放弃了。林莤应该不会找上这个家伙的!我的朋友跟同事有很多,帅的也有一大堆,她从来对人都是淡淡的或冷冷的。她就算想出轨也不应该找那么人!但是想着林莤那天异样的眼神我有些心烦,说真的林莤的家教非常好。她也一直很讲礼貌基本上没跟人红过脸,那天的样子我几乎是从没看到过的。我甚至觉得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样子,也或者说那天表现的才是她真正被压制的本性?

  “先去林莤上班的地方看一趟。”还是“先上这幢楼看看?”我在这两个选择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上楼看一眼。最少如果杨桃子真的住在这儿,我最好危胁他一下,让他搬远一点儿,把麻烦消灭在原始状态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在附近找了个停车场把车停好。摸黑爬上这幢已经将要报废的旧楼。楼梯上尽是各种垃圾跟废纸箱,各种东西腐烂的味也扑鼻而来。杨桃子的地方应该不难找因为这楼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住了。

  我从一楼开始,挨个的看门,似乎有人住的地方,我就想办法偷偷看里看一下。这种旧楼的窗户跟设施非常差,很容易找到偷窥的口子。但是我从一楼一直找到四楼,都没有摸到杨桃子的住处。我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或是那辆独特的自行车并不是他的。

  就在我重新站在四楼楼梯上准备下去的时候,忽然有样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