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萍水相逢的一夜情
1 初秋的寒露,凉意袭来,但我内心狂躁。
  老婆工作不顺心,加上天冷感冒,憋得我欲火焚身,无处发泄。此时,我又被领导临时安排去遥远的西部参加会议,聆听大老板的训斥。
  大老板日程很满,把三天的会期压缩成两天,于是第三天就自由活动了。
  我当了两天替罪羊,被训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心情极度不爽,最后一天就窝在宾馆里睡觉、看电影、睡觉、看电影。
  睡到晚上六点多,迷迷糊糊刷了一下朋友圈,立马精神了。
  我精神的原因当然不是美食,而是美女。
  另外一个分公司的女同事也来这里开会了,发了好多白天到处逛吃逛吃的照片。姑且称呼她H吧。
  H是另外一个分公司的,离我所在公司很远,只有总公司开会时才会偶尔遇到。
  跟H第一次的见面是在去年,也是这样一个会议,她的飞机晚点了,会务组的人冻得不行了,就先撤了。
  因为我是倒数第二个到的,会务组就把她的房卡和餐券一起给我了,让我转交她。当时也没多想,就收下了。
  她到宾馆时已经是淩晨3点多,打电话找我要房卡,我让她在她房间门口等,我给她送过去。我裹上羽绒服、穿了条西裤就去了。
  她的房间在另外一栋楼,要穿过一楼一条50米长的走廊。我给她房卡的时候已经冻的瑟瑟发抖了。一边说着:「为美女服务是我的荣幸。」一边打着喷嚏。
  她很抱歉地接过房卡,礼貌性地问我:「要不要进房间暖和暖和再回去。」
  我一心想着我那暖和的被窝,回绝了她。
  之后的会议上,我的喷嚏声就在会场里绕梁三日,领导每次看到我这里都是怒目相视。而每次和她四目相对,她都是抱歉的笑一笑。这反差,让我哭笑不得。
  一回生二回熟,渐渐就加了微信、互相不冷不淡地问候着。同时也旁敲侧击地瞭解了很多她的隐私。
  H的老公是她硕士同学,恋爱两年,已婚三年,却一直没有小孩,双方生理上也都没问题,但就是怀不上,因此跟她聊天的一大忌讳就是怀孕或小孩。
  这次开会,我只顾着挨大老闆的骂,和在笔记本上画小人紮领导,全然没有注意到她也来参加会议了。
  马上在朋友圈点赞和回复,顺便私聊夸她越来越漂亮了。
  她很快就回复我了,问我吃晚饭了吗?她找到一个据说很好吃的西餐店,要请我吃,算是感谢上次雪中送卡。
  美女有邀,之前的阴霾立马烟消云散,收拾乾净奔赴战场。
  她一袭米色风衣、黑色打底衫、灰色短裙、薄透黑丝,简单时尚素雅。
  一边吃,一边给我讲着这三天逛过的景点、吃过的美食。
  我说你们女人就是小火车,整天就是咣(逛)呲(吃)咣(逛)呲(吃)。
  她笑靥如花,美不胜收。
  几杯红酒下肚,她也有些醉意,时而抱怨工作的烦恼、家庭的琐事,时而怀念高中时的单纯、大学时的浪漫,时而倾诉着自己的梦想和愿望。
  不知不觉,已经晚上11点了。
  我结完帐,左手拎着她採购的大包小包,右手搀着她的左胳膊。渐渐地,她从被动地被扶着,变成主动挽着我的胳膊,犹如情侣般亲密。披肩的长发在秋风中飘摆,撩动我内心的欲望;起伏的胸部经意和不经意间擦过我的胳膊,能感受到它的柔软和温度。
  快到酒店里,她松开手,刻意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应该是怕被其他同事看到这样的暧昧。
  电梯里,我俩分别按了各自的楼层。然后我又取消了自己的楼层,说:「我帮你把战利品送回房间吧!」她面颊绯红百媚生。
  她打开房间门,我站在门口,伸手把包递给她,她伸手要接,又把手收了回去,问:「要不要进房间暖和暖和再回去。」
  此时此刻,此情此情,想必是再坚定的斗士也无法抵挡这样的诱惑。
  我一手拎包,一手搂住她的腰,走进她的房间。
  随着房门哢哒一声自动关上,我吻上了她的唇。她仰着头,闭着眼,热烈回应着我的吻。舌头像灵蛇一样钻进我的口腔,搜索着每一个角落。
  我把她的风衣脱下,双手大力揉搓着她的翘臀。
  她扭动着屁股,一边迎合我的抚摸,一边用下体磨蹭我的隆起。她熟练地解开我的腰带,把肉棒从内裤里揪出来,用手快速的套弄。
  我掀起她的短裙,从下面把内裤拉到膝盖,让她转过身,撅起屁股,伏在床头。她的下面已经湿透,不需要任何的爱抚,我直接从后面插了进去。
  犹如处女般的紧致,让人不敢相信她已婚三年。
  我从后面用力地插着她,双手把黑色打底衫从腰间推到胸前,紫色蕾丝透明的胸罩里,两颗摇摇欲坠的大白兔,似乎要从罩杯中挣脱而出。
  我一只手解开她的胸罩,一只手在第一时间握住她的乳房。柔软、饱满、滑腻,乳头悄然而立。
  她的骚穴太紧了,即使酒后的我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快射的时候,我停在她的里面,趁机脱掉我的衣服和她的上衣、丝袜。我俩之间只剩她的短裙盖在交媾部位。
  想射的感觉过去了,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肥臀、细腰、双乳,白皙的皮肤上被我揉得白里透红,视觉上的冲击远大於手上的感觉。
  她有点站不住了,回过头来,说:「让我上去。」
  我缓缓抽出肉棒,在她以为我真的要拔出来的时候,又猛得插了几下,她没想到我有这个动作,重重地爬在床上,把头埋在被子里。
  我抽出肉棒,戴上从自己房间带出来的套套,躺在床上,她爬上来,没有脱裙子,直接坐了上来。
  几秒钟的空虚和套套上浮点的刺激,她大声的呻吟了起来,这是她进屋以后第一次叫床。
  她双手撑在我的胸前,屁股高高抬起,每次都全根没入,短裙在腰间飞舞,阴毛若隐若现。我一手抓着她的乳房,一手握住她的腰。
  突然她大叫起来,我感到她里面猛地紧了很多,她要高潮了。
  我迎合着她的坐下、抬起,用力挺动自己的腰部,使劲撞击她的下面。最后几下特别特别紧,以至於我都有点插不动了,而她则娇羞得趴在我的胸口,感觉着我一下一下的射精。
  就这样,她趴在我身上,下面还插着我已经射了的阴茎。
  我拉过被子,盖在我俩身上,抚摸着她的裸背和翘臀。她胸前的两坨肉挤在我俩之间,两颗乳头依然坚挺。
  事后她说她和老公最近两年一直在备孕,每个月只在受孕期才做爱,其他时候老公都不敢碰她,怕情不自禁之后浪费子弹。而这几天正好赶上月经结束,憋了好久,於是就便宜我了。我坏坏的一笑,把她更紧地搂进怀里。
  趴了很久,她起身吻了我一下,抬起屁股,将阴茎从体内抽出,然后去卫生间洗澡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和她的认识和交往,回想着刚才的激情。
  浴室里的热气让毛玻璃有些透明,她曼妙的身体和婀娜的身姿隐约可见。刚软下去的肉棒又蠢蠢欲动。我把套套摘下来,它又硬了。
  我推开卫生间的门,她下意识地双手护住胸前,随即用手捧了一点水泼向我,我没躲,直接过去抱住她,舔着她的耳朵,她又软在我怀里。
  我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她心领神会地蹲下去,借着淋浴的水洗了洗我的阴茎,然后将它含了进去。她的舌头还是那么的灵活,没有一点齿感。
  看着自己的阴茎像插入她的阴道一样全根插入她的嘴巴,满足感、征服欲,瞬间爆棚。
  她吞吐了一会儿,感觉到我又硬到极致,然后吐了出来。
  我用浴巾胡乱擦着我俩身上的水,把她面对面抱起来,她双腿盘到我腰上,位置刚刚好,阴茎轻车熟路插进她的阴道里。
  我一边抽插,一边抱着她走到床边,把她放到床上,用男上女下最传统的方式、九浅一深的插着她。
  刚射过一次,而且又喝了酒,阴茎的敏感度下降很多,这样插插停停、浅浅深深,大约半个小时才有了射精的感觉。
  她在我耳边说:「射进来!」
  我想没有哪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还会理智得去戴套。我顾不上她两年没怀上孕的事实,顾不上她到底是不是安全期,更顾不上她已经在高潮抽搐的阴道,全速抽插,完成了在她体内第一次的射精。
  射完之后我也没有拔出来,她搂着我的脖子,我抱着她,就这样睡去了。
  清晨的阳光照在脸上,我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床边还有她的温度和香味,但她人已不在,卫生间也没有声音。
  床头放着一张纸条,是她隽秀的字迹,犹如她的人。
  「感谢你给我的幸福,梦很美,但终须醒。期待下一次巧遇。H。」
  是啊,梦一场,终须醒。我收拾好行李,退了房,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俩、却曾经属于我俩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