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热心的学姐】【作者:rain1000】【完】
1 潘恩。芙拉斯并不能称的上是个美女,但却是个亮眼的运动型女孩,留着俐落的短发,身材瘦高且三围并不突出,乍看之下还会以为她是个清秀的小男生。

  她是大我一届的体育学系的学姐,因为她下修课程的关系,我跟她分到一起发表报告,于是我跟她渐渐熟捻起来,经常透过电子邮件通信,并且因为她的学系的关系,我常常得帮忙她解决她要负责的报告内容,而潘恩也会再有空的时候帮我处理一些校外的例如居留申请的事务,毕竟我人生地不熟,外加纳迪亚很多时候都会搞失踪,于是我便常常麻烦这位热心的学姐。

  由于时值期中考试的期间,于是我便常常跟潘恩一起到学校图书馆开一个小房间一起讨论报告,顺便天南地北的聊天,直到有一天晚上,当我们正在讨论报告时,潘恩不经意的打了个哈欠,露出了疲态,让她接下来的大学生涯,起了一些变化…看到平时活力充沛的潘恩精神不济的打了哈欠,我连忙关心她的状况,才知道原来她除了下修的这些课程外,她所属的体育系也因为期中的关系而开始一连串的体能训练,让她有点吃不消。看着潘恩学姐的状况,我居然卡到阴的想到用课堂上老师所教的催眠疗法,也就是藉由催眠导入来消除患者精神上的疲劳感。

  而平时淫乱的我却没有想到用催眠来对潘恩做什么坏事,毕竟潘恩学姐太过于男孩子气了,不管是说话或是举止都是非常大剌剌的,连衣着都常常是穿着宽松的上衣配一件牛仔裤的男性打扮,让我觉得潘恩就像是一个哥儿们而非一个女性。

  我连忙询问潘恩要不要用催眠疗法帮她舒展一下,没想到潘恩很轻易的就答应了,毕竟催眠术在一般大众的思考里都知道它没办法像色情小说一样控制人做任何事情,任何违背患者意愿的事情,再加上跟潘恩认识一年多,我在她面前举止都很得体,完全没有一丝怪异,虽说这完全归功于潘恩可以说是毫无女人味这一点,外加常常互相帮彼此大忙,所以潘恩可以说是很信任我,于是很轻易的就答应让我催眠。但是我的催眠术,可是那个神秘到极点的纳妮亚所教的阿…一般人在精神不济时,被催眠成功的机会会比精神饱满时还要来的高好几倍,也因此,精神不济外加信任我的潘恩就这样成了我第一个最快导入催眠的人了。当我一步步的帮潘恩把疲劳感去除,准备让她苏醒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于是我先撇下潘恩学姐,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是温妮太太发简讯给我说她今天晚上有事不在家,要我自己处理晚餐。

  自从半年前我催眠控制了温妮之后,我几乎有一半的以上的晚餐都是回家跟温妮一边做爱一边吃,毕竟这样免钱任你内射还不会抗议的女人可以说是吸引我一干再干;而在三个多月之前成功让马雅牧师为我「赎罪」之后,我每个周末都会固定去她家进行连续两天的「忏悔」,而上个月我还曾经带马雅牧师来了一趟四天三夜的自助旅行,早上当然是正常的去参观各个景点,而晚上则是撤彻底底的在「忏悔」,但是却来了一些不一样的点子:第一天晚上,我在马雅牧师的心中创造了一个假人格,让马雅牧师转变成了一个性饥渴的放荡女子,整夜不停的跟我求欢,丝毫看不出一丝原来的圣洁的气息;第二天晚上,我暂时撤除了所有施加在马雅牧师身上的指令,让马雅牧师恢复原来的神智,并且真真实实的强暴了马雅牧师,当天晚上的马雅牧师只有不停的苦喊和流泪,看的我也于心不忍,于是当晚在射出了一次后,便将马雅牧师的记忆清除掉,让她变回「赎罪」的心智,并且安安静静的抱着她入睡,而第三天晚上,则是让她以一个新婚妻子的身份将我当成丈夫一样的不停做爱。当然第一天跟第三天的部分我有录影留念,但是因为第二天有点让我怵目惊心,于是我选择将它遗忘,而马雅牧师也完完全全忘记了那个被强暴的夜晚,只留下四天三夜游玩的快乐记忆。

  想到跟温妮跟马雅牧师两人的性事,我突然才很傻的意识到,旁边昏睡中的潘恩,她也是一个女性,而且她现在正处于我的催眠当中。看着宛如小男生一般的潘恩,我才正视到我一直把潘恩当成哥儿们看待,却一直忽略掉她是女性,毕竟除去女性的身体,潘恩这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一个男生。以前我所奸淫的对象无非都是身材姣好亦或是带有女性魅力的女性,像是潘恩学姐这种类型的几乎可以说是没碰过,也因为这个想法,原本几乎逃过一劫的潘恩,就因为温妮的一封简讯,而注定接下来的大学生涯会出现一些「变化」…由于我用的是纳迪亚所教的催眠法,所以我没有必要再更深入的催眠潘恩,于是我现在几乎可以很直接的下达我要的指令。看着昏睡中的潘恩,睡的香甜,丝毫不知即将要大祸临头,而看着她今天穿的白色「I Love NY」的t-shirt,完完全全没有女性应该有的凸出感,虽然可以亲自用手去检查,但是似乎让她自己来会更加有趣一点。想了一想,我终于想到要用什么方法了,而这个方法之后也延续到了我一个亲人的身上。

  于是我便对着潘恩下达我的指令:「从现在开始,对于我请你帮忙的事情,无论有多奇怪、多不合理,你都会把它视为一件再轻松简单不过的事情,并且不会去怀疑它的合理性,而会尽全力并且很乐意去帮我完成这件事情,而且帮我的这些事情纯属两人之间的小秘密,是绝对不能告诉外人的。」因为我跟潘恩常常帮彼此的忙,于是我决定用帮忙当条件,让潘恩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什么请求,她都会热心尽力的去把它完成,毕竟原貌的她就是如此尽心尽力,现在再让她继续「尽心尽力」的帮我忙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并且我要她对我诚实如一,绝对不会说谎,毕竟,我不太希望她有事隐瞒我。

  当潘恩醒来时,她已经一扫刚刚的疲态,精神好了很多,而我也很快的跟潘恩说:「潘﹝彼此之间的小名﹞,既然你现在精神好多了,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

  听到帮忙,潘恩就看向我这边说:「嗯?什么事情阿?」开朗的表情浑然不知大祸临头。

  我很从容、镇定的将很可笑的请求说出来:「阿,也没什么啦,就是想说是不是可以请你用你的阴道来让我射精到你的体内呢?因为我跟我女朋友分隔两地,外加男生又比较容易…你知道的。」本来应该会被潘恩大骂变态的我,却只看到潘恩露出招牌的笑容说:「什么吗,原来是这种事情阿。这种小事情干麻还说的那么婉转的样子,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不过是要我帮你射精到我体内,小事一件…」看着潘恩那么自然的说出那么淫荡的话语,我继续故意问:「可是…因为那样就像是跟你做爱,所以…」潘恩听了,笑说:「你是男生还比我更扭扭捏捏的,你想也知道我是不可能跟你做爱的ㄚ,你是我的好哥儿们耶!做爱是两个人因为彼此的爱意才一起的,而你要我帮你的也只是要我让你射精在我体内,那个本质上是不一样的啦,亏你还是读心理学系的,居然连这点逻辑都搞不懂…」这种逻辑我当然知道,但是出自潘恩的口中就是别有一番风味,于是我便继续装傻下去:「那好吧…潘,就请你帮我射精到你体内吧…不如,就现在吧,反正我们的研究是申请到七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现在吗?…那你等我一下…」说完,潘恩就开始脱掉自己的身上的那件牛仔裤,脱下来之后原本以为潘恩会穿比较女性化的内衣,结果看到的居然是一件灰色的四角型运动型内裤,于是我问潘恩:「潘,你的内裤怎么是运动型内裤阿?」只见潘恩一边说一边把她那件四角内裤给脱下来:「我是体育系的,穿运动型内衣裤有利于我们课堂上运动时的肢体动作,如果穿那些花花绿绿的蕾丝内衣裤,反而不好行动。反正又没人会看到,穿什么都没差。」其实我已经看到了。

  内裤脱下来之后,此时的潘恩就只剩下上半身的T-Shirt遮住,下半身一片光溜溜的,而且看来阴毛似乎有修剪过,接着她走到我面前来,示意要我将阴茎掏出来,而我也很快的把我那已经挺立准备就绪的阴茎从裤档里拉了出来,并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潘…」「同学们互相帮忙,还说什么不好意思ㄚ,你真的怪怪的耶…」只见潘恩伸手抓住我的阴茎然后跨坐在我的大腿上,然后慢慢的将阴茎引导到她的阴道口前,对准了之后,便开始慢慢的往下沉,慢慢的将我的阴茎吞入她的阴道内。在慢慢进入她的体内之前,我想到了一件事情,开口问:「潘,你还是处女吗?」因为要求她诚实以对的关系,所以如此羞涩的题目潘恩还是很自然的回答了出来。「早就不是了。」听到潘恩说自己并不是处女,心中吓了一跳,想说这个男人婆怎么会已经有了性经验,于是继续问:「你以前有交过男朋友喔?不然怎么已经不是处女了?」听到我这样问,原本开朗的潘恩表情闇了下来,说:「我国中时曾经被我当时的男朋友强暴过,从那之后我就没再交男朋友,对性爱也有了恐惧感了。」原来是心中有阴霾,难怪认识她一年多都没什么变化,那么男性化应该也是因为这样引起的吧?不过对性爱有恐惧的她,现在却主动让人将阴茎插入自己的体内,反而让人更加兴致高昂;而且照她这样说,除了她那个可恶的前男友外,我可以说是第一个让她心甘情愿插入的男性了,虽然在某方面上意义不同。

  等到阴茎整根插入潘恩的阴道后,我便感觉到她的阴道的紧度真的跟处女有得比,外加她又是体育学系的,平常一定有再锻炼身体,肌肉一定更发达,就是不知道那边的肌肉是不是一样发达了。整根进去之后,潘恩呼了一口大气说:「呼,你的阴茎还真粗阿,我还以为要塞不进去了呢。」说完,阴道的肌肉突然用力的收缩了一下,害我当场差点弃械投降,没想到潘恩居然有个那么紧实的阴道,之前居然都忽略了她。

  看着仍然穿着衣服的上半身,我便跟潘恩说:「潘,既然你要帮我射精在你体内,可不可以顺便帮我另外两个事情?」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似乎正在适应插入体内的异物,整个阴道不段的在收缩,害我得一直把持住才不至于直接走火。

  「喔?哪两件事情阿?」潘恩问。

  「就是我想要你在帮我射精时,能够脱掉上半身所有的衣服,不然等等摩擦我的脸会不好受。」「喔,抱歉,我马上脱。」说完,潘恩便很迅速的把她身上那件白色T-Shirt给脱了下来,连同里面那件灰色的运动型内衣也给脱了下来,此时的潘恩,除了脚上的袜子以外,已经全身赤裸裸的了。还好申请的这间研究室位置很偏僻,很少人经过,门上的窗帘也已经拉起来,所以基本上是不会有人看到里面的。而当潘恩脱掉全身衣物后,我发现有练体育的就是不一样。潘恩的身材是属于运动过后很结实的那种健美、苗条的身材,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摸起来有种结实又滑顺的手感,而她的女性特徵-胸部并不大,估计只有B罩杯,但是看起来却很坚挺,徵求了潘恩的同意伸手一捏,发现她的乳房不大一手便可以握在其中,但是揉捏起来却很有弹性,不像一般女性只是单纯的柔软而已。我开始渐渐觉得潘恩越来越有开发价值了,除去潘恩的男孩子个性跟打扮,潘恩简直算是女性中的各类极品之一。

  接着我继续说:「要请你帮的还有一件事情,在这之前想问一下,潘…你的安全期到了吗?」潘恩的阴道已经开始适应了我阴茎的大小,渐渐的温热湿润了起来。对于我的问题,潘恩毫不羞涩的说:「嗯,这一个礼拜都是安全期,怎么了吗?」确定了潘恩仍处于安全期,我便说:「没有阿,因为我想说我都请你帮我射精在你体内了,那我想干脆请你帮我,让我将阴茎穿过你的子宫颈,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内。」我的目的是内射,但是并不想引起怀孕,于是确定了她仍然处于安全期时,便决定将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内,做为历史性的一刻。听到了我所说的,潘恩便说:「没问题ㄚ,我尽量帮你。」果然,帮助我完成各种事情的指令,让潘恩毫无羞耻心的答应了我种种的恶搞,还仍然以为是在帮助朋友。

  「嗯,可以开始动了,麻烦你了,潘…」说完,跨坐在我大腿上的潘恩便开始用骑乘位的方式一上一下的让我阴茎进出她的阴道。似乎是适应了我阴茎的大小,一开始潘恩还很缓慢的动作着,渐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我也抱住她纤细有力的腰部开始外力介入,让她每坐下来一次,力道就会加重,让我的阴茎不停的顶撞着她的子宫颈,而每撞一次,潘恩的身体都会微微颤抖。

  「所以我才对性爱有恐惧…」抽动到一半时,潘恩突然说出这句话,虽然她的大脑告诉她现在她并不是在做爱,而是再帮朋友完成一件小事情,但是似乎她的潜意识仍然察觉到丝丝的不对劲,但就是理不出头绪来。「什么?」我有点吓到,便问。

  「我觉得,让一个异性的器官插入你的体内,还射精,这种感觉不会很奇怪吗?」话虽这么说,但是潘恩仍然很尽责的上下摆动着,激烈的程度已经让潘恩的额头跟身上开始冒出汗珠来,看来大脑还是认为自己的行为并不是做爱。

  「可是那是人类生存交配的必经之路阿,当然…除非你用人工生殖的方法…」「所以我决定以后不生小孩,甚至是不跟人做爱了…」那你现在在做什么?看到潘恩一边发誓不跟人做爱,却一边坐着违背自己所言之事,真是让人觉得太淫乱了。不过既然潘恩那么有心,我也决定要推潘恩一把,于是我脑筋一转,便说:「潘恩,既然你那么说了,那可以再帮我几个小忙吗?」「什么忙?」「就是请你以后永远都不要跟其他人做爱,也不要跟其他人有感情纠葛,这个小忙你会帮我吧?」「当然啦,那么简单的事情我当然会帮啦。」殊不知,潘恩因为指令的关系,真的以后都不跟其他人做爱亦或是谈恋爱,完完全全标准的独立女性。

  「还有之后如果我需要射精或发泄的时候,希望你也能够帮我解决这些问题,就像今天一样。」「当然可以ㄚ,朋友之间本来就要互相帮忙啦,以后你如果想要射精或者是发泄都可以来找我,这点小事情很好解决的。」前一秒才刚说一辈子不做爱,下一秒就马上答应别人帮忙泄慾,就是这种反差,让我爱上了催眠。

  「最后还有一件事情请你帮忙的,那就是等你未来独立生活后,我想请你帮我生孩子,然后帮我把它养育成人。」最后这一项,几乎是最严重的一个请求,但是在潜意识的指令下,潘恩又会…「这种事情简单啦,等你以后想到了来找我,要我帮你生几个都没问题,我们是朋友嘛。」潘恩不自觉的就答应了改变她一生的事情而不自知,而我也看着潘恩一步步踏入我定好的未来。反正潘恩惧怕跟人性交甚至是交往,那我就让她一生断绝性交跟爱情,但是却藉着帮忙之名,跟我性交并且升下自己的小孩,或许有点自私,但是对于她,对于她想要抱孙子的父母,或许是比较好的方法。

  「抱歉喔,潘,要你帮我这么多忙,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仍然继续装傻。

  而无辜的潘恩反而豪迈的说:「都跟你说是小事情了,你还那么扭扭捏捏的,你比我还女生耶。」几件大事说成小事,催眠的威力真大。

  「是吗?那你讲出我请你帮了哪些忙,确定你说的这些都是小事情。」我故意激问潘恩同时让潘恩在一次的确定我的指令。

  「你就叫我帮你以后不准跟他人交往或是做爱,反正我也不喜欢;如果你需要射精或是发泄,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帮忙,还有就是等我毕业独立之后,只要你想要,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帮你生孩子…就这三件小事情而已阿,我怎么可能记不住呢。」潘恩很得意的说出这三项我约束着她的规定,因为指令的关系,原本很离谱的事情都会被她当作无足轻重的小事,连怀孕这种女人一生中的大事都被认为是小事情。

  「嗯,那就麻烦你了。」才说完,我便发觉潘恩已经是汗流浃背了,毕竟是骑乘位,而且都是她在主动,外加我的阴茎在不停的努力之下,已经渐渐的撞穿她的子宫颈了,阴道里也越湿越热,呈现不规则的蠕动着,在这多方压迫下,潘恩还能坚持不倒下,让我对潘恩越来越有兴趣,想要好好调教她了。

  又抽动了快要五分钟,终于,我用力一顶,撞穿了潘恩的子宫颈,而这一个刺激,也让潘恩身体紧绷,一股液体从她体内喷发而出,直冲我的阴茎,就这样,潘恩帮我帮到迎来人生中第一个性高潮,而我也把持不住,精口一开,将积蓄已久的精液全数射进潘恩的子宫内。

  高潮过后的潘恩全身瘫软,无力的靠在我的怀里,我伸手抱住全身软绵绵的潘恩,就像抱住情人般的抚摸着她高潮过后又湿又热的裸背。而我的阴茎则依然顶住潘恩的子宫颈,不让一点精液从她的子宫内流出,反正现在是安全期,让精液流在里面也不会有大影响,就当是雄性动物宣示主权用吧。﹝我是狗?﹞抱着瘫软的潘恩,我很诚心的说出:「潘…谢谢你,我很满足…」而潘恩也只是靠着我,有气无力的说:「能帮到你就好…John…」从头到尾,她仍然认为这只是帮同学的一个小忙。

  就这样抱着她静静的过了又快半个小时,我居然听到阵阵的呼声,才发现汗流浃背的潘恩已经睡着了,而这时我的阴茎也已经感觉到她的子宫颈已经又闭合了起来,于是我悄悄的摇醒潘恩,让潘恩抽离我的身体,当我的阴茎拔出她的阴道时,一点精液都没有流出来,全部都封在她的子宫里了。

  或许是高潮的关系,潘恩的双腿有点软,穿上衣服的时候动作有些缓慢,当看到她把运动型内衣裤穿上身时,才发现原来运动型内衣裤配上她的身材其实也满吸引人的,或许下次就叫她穿这套直接上阵。

  看了看手表,发现申请时间已经快到了,在看了看地上那摊潘恩高潮所留下的液体,好险这里是磁砖地板,如果是毛毯就难清理了,在清理过后,我便带着潘恩一起去吃晚餐,当然口头上的说词是「谢谢她帮我解决射精的问题」,并且在吃晚餐的过程当中,又跟潘恩说好请她以后只要有在学校,每天都要帮我解决射精的问题,当然热心助人的潘恩完全没问题,而我也乐的有一个在校内的性玩伴可以陪我。吃完饭后,我们便又像之前哥儿们一样天南地北的东聊西聊的送她回家,丝毫看不出一个多小时前我们才做了那档子事…
字节数:13951

  【完】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此帖被莪素花生在2015-05-08 18:3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