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借种之我的妻,朋友骑 】【作者:lakerktt】【完】
1 (一)起因

  「嗨,你给磊子上了多少?」

  「五百啊,大家不都是这个数啊?」

  「我操,这是谁?上了一万啊,这是啥关系啊?」今天是儿子三岁大喜之日,经过礼台时我听到了这段对话,随手接过礼单,果然是他——耀哥,曾经,曾经是我最亲密的兄弟,也只有他有理由会上这麽大的礼。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候我和老婆婷婷结婚一年有余,没有孩子。

  这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我趴在老婆身上埋头苦干,十分钟,不多也不少就交了作业。射完精的我,赶紧跑下床。

  「老婆,热水来了。」、「老婆,盖好被子。」、「老婆,给你热毛巾。」这就是我,一个唯老婆至上的好男人、好老公,只要老婆好,老公做牛做马无所谓。这看似是个优点,後来也成为事情发展的诱因之一了。

  「讨厌死了,又射到里面了,害我还得去洗洗才能睡觉!」看到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有点挂不住了,婷婷并没有停下来:「还不甘心麽?你又没有精子!

  以前白害我吃那麽多中药!」

  的确,我的精液里没有精子,我患有先天性克氏综合症,说白点就是睾丸发育不良,没有生育能力。一周前,迫於家里对早点抱孙子的压力,我去省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当时医生问我有没有兄弟,听到没有时,医生边摇头边说:「回家看是离婚还是抱养孩子吧!」想到抚养我成人的双亲,我是既无奈又心酸,还有家里那个急着当妈妈放产假的老婆大人更是让我感到了後怕。

  面对老婆的指责,我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小得可怜的卵蛋。躺到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自从得知检查结果後,我总是失眠。抱养一个?我和父母都还能接受,家里抱的小狗都养得和儿子似的,可老婆说她不认生,她可接受不了,她要养自己生的孩子;那去精子库里挑一个做试管婴儿?我又担心精子库里鱼龙混杂,万一用了个民工或者盲流的精子,那可怎麽办?

  睡不着,我就去书房打开电脑,隐藏文件夹里全部都是淫妻类电影和小说,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迷上了此类作品,最近竟有些如痴如醉的地步。一边看电影,一边手上开始了动作,反正没精子,也不怕浪费。

  因为给不了老婆孩子,在其它方面我拼命弥补,渐渐地在感情的天平上,我越来越高,高到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地位。在家里我要忍受老婆不定时的发脾气,在单位我夹着尾巴做人,回到父母家还要编织拖延的谎言,只有周末,周末和好朋友坐在一起聊天、打牌、喝酒时,我能缓上一口气。

  这个周末耀哥要来,耀哥虽然和我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夥伴,可就连我父亲也把我俩的关系比作部队中的战友情。我们是大学同学,有共同的爱好——单车旅行,川藏、青藏、北上广、珠三角都遍布我们的胎印,同行、同吃、同住,我们之间无话不说,无事不谈。

  耀哥是个标准的官三代,父亲和爷爷都是局里、县里的一把手。耀哥为人正直、朴实,跟现在电视上报导的那些官二代决然不同。耀哥毕业後也依家里人的安排进了审计局,现在也是个小科长了,一步一步来嘛!

  耀哥身材和我不同,个子不高,但身板很健硕,胳膊就和我大腿一般粗,当然,我也是比较消瘦的身材。耀哥笑起来总是「哈,哈,哈」,显示出爽朗的气迈。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看A片,我喜欢淫妻类,耀哥则口味比较重,喜欢SM捆包虐待的。

  这周我们约好去爬山,下山回来去吃筋头巴脑,大补,晚上照例住我家一起看德甲。老婆对我的朋友最待见的就属耀哥了,一方面耀哥经常带一些礼物给老婆,另一方面耀哥那略微闪耀的出身,老婆总想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好完成土鸡变凤凰的愿景。

  (情节介绍得有点慢,大家不要着急哈)

  下了公车,耀哥来我这从来不开公家车,先是个熊抱。「你俩就像好久没见了一样,上上周不是刚一起钓鱼嘛!」老婆看我俩抱那麽久,没好气地说。

  「哦,哦,好,」我放开耀哥:「来来,婷婷收拾了一桌好菜,今中午咱们喝点好酒。」我拿出别人送的梦之蓝。

  因为是常来的老朋友了,婷婷的穿着也比较随意,吊带睡衣,露出白嫩的香肩、藕腕,下摆刚刚过膝,没有戴乳罩,老婆胸也不算太大,刚刚够我一握。腰上系着围裙,头发紮在脑後。老婆的身材算是一般,就是皮肤好,特别白,而且滑滑的,不像有的女生身上会有很多体毛。我还说:「你穿这麽少,耀哥会受不了啦!他还是个处男的,晚上睡觉自己又要流鼻血了。」「话说磊子,你啥时候要小孩啊?我可是给小侄子准备好大红包了啊!哈,哈,哈!」连耀哥都提这事了。

  饭後,我在厨房里收拾东西,老婆在外面陪耀哥聊天。老婆坐在耀哥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後,裙子的下摆褪到了後面,只能堪堪遮住屁股,整个大腿几乎都暴露在耀哥的视线下。老婆感觉不舒服又翘起二郎腿,下摆更靠後了,几乎都能看见老婆的小内内了,可老婆还不以为意的在谈论单位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二)我的妻,送友骑

  下午老婆出去逛街,家里就剩下我和耀哥了,这曲酒哇,就是後劲大,一开始不觉得,过後脑袋有点沉沉的。我喝酒以後啊,喜欢说话,平时只敢想不敢说的,这个时候就都吐鲁出来了。

  「耀哥啊,你不知道兄弟的苦处啊,你看我表面上过得挺风光的,可就一件事,就这一件事卡在这儿,过不去啊!」我比划了下下面。

  耀哥也没听明白:「啥事,你说吧,能用上哥们的,不用多说。」「孩子,孩子的事,夥计不能生,有问题,生不了孩子!」我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额,这可咋办,不行就领养一个哇!」耀哥也没啥好办法。

  「不行啊,婷婷要自己生,要孩子至少是她自己生的。你说咋办?」「额,能咋办,总不能我给你生一个吧?」耀哥此时脑海里冒出了老婆雪白的大腿。

  我脑子灵机一动,与其去精子库找别人的,不如用自己兄弟的,这叫啥?借种。耀哥的人品绝对让我放心,反正就那麽一次麽,那些电影里的AV女优挣够了钱,不也从良还要嫁人麽?女人嘛,天生就是挨插的,谁插不是插。淫妻小说里的一些荒唐想法瞬间占据了我的脑袋。

  我攥住耀哥的手:「你帮我吧!」耀哥起先也坚决不同意,可架不住我软磨硬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不来,我还得找别人来帮忙,别人我可真不放心,万一染上啥病就更亏大了,我知道耀哥你还没有做过,我绝对放心。找你,我也不害怕会泄露出去,这样夥计以後日子就不那麽煎熬了,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耀哥此时也是精虫上闹,点了点头:「那倒是,如果有一个人要来背负这个秘密的话,我绝对能为你保守。婷婷呢,她同意的麽?」「没事,她,我有办法搞定。下午咱们先去做个精子检测,不是夥计不相信你,现在这种病真不少呢!」结果耀哥的精子不管是成活率、数量、品质都是最高,毕竟憋了这麽多年了嘛!

  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筋头巴脑,我专门点了很多牛鞭呀牛蛋牛尾的,点菜的时候,老婆还白了我一眼,嘴里嘟哝着,我知道她那是在说吃再多也没用,但这都是给耀哥准备的。

  吃完饭,耀哥按我们的计划安排,说去亲戚家住,就离开了,其实他并没有走远,只是在门外候着,准备着。

  「耀哥既然走了,咱们晚上做游戏吧?」老婆表面很强势,可在床上却喜欢我强势一些,虽然大多数时候我都比较温柔。我们从网上买了一些小道具,如眼罩、手铐、情趣内衣等等,定期玩这种游戏。

  「好的,你晚上把手和下面都洗乾净啊!」

  一小时後,老婆雪白的胴体已经呈现在我眼前,脸上戴着粉色的眼罩,双手被反铐在身後,两条大腿被分到两边,实际上是老婆自己主动叉开到两旁的;上身是低胸护士装,露出半个酥胸,下面是开裆的蕾丝透明内裤,老婆装作无辜的扭动着屁股。

  我咽了咽口水,走到房间外,给耀哥打了手势让他进屋。耀哥虽然并未实战过,可跟着我们大学也看了不少岛国动作片。我对他说:「一会我站在外面,免得影响你发挥,你可轻点啊!」「要不咱们算了吧?」耀哥搓了搓粗糙的大手。

  「这个时候不要打退堂鼓了,我们再没有孩子,恐怕就要家破人亡了,你舍得看我那样啊?」耀哥重重地点了点头,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毅然走进了卧室。我突然有点舍不得了,美丽的妻子即将在别人的胯下承欢,任谁也不能完全割舍啊!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卧室里发生的一切。

  耀哥走到床前,无从下手,显然被我们的玩法震惊到了,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温柔端庄的友妻近乎赤裸的呈现在自己面前。他又回头看看我,我赶紧打比划:「前戏,前戏。」如果没有充份前戏润滑,会给妻子造成伤害的。

  耀哥的目光停留在老婆的一双嫩足上,双手捧起一只来,贪婪地把脚趾含到了嘴里。其实老婆最敏感的地带是这里,我只是在洗鸳鸯浴时舔过一次,平时我嫌脏,而那一次就让老婆到达了彼岸。

  老婆都顾不上不似平时粗糙的手感,「唔……」一声娇吟,腿伸得笔直,脚背也绷直了,似乎想让更多的脚趾进入到嘴里。耀哥的舌头沿着脚底来到脚心,画着圈儿,老婆更加受不了了,整个身体开始大幅度的起伏:「嗯……哦……老公,好痒……好舒服……」别看耀哥平时老实,还挺会玩儿的嘛!这时老婆的阴唇已微微张开,上面渗出滴滴晶莹的淫水来,挂在稠密的阴毛上。老婆身上体毛没有,可阴毛不少,我经常给她口交时会抱怨毛毛吃到嘴里了。

  耀哥把脚放下来,整个上半身凑到老婆的下面,两只手分别捉住老婆的两条大腿向两侧掰开,手稍微有些用劲吧,老婆直喊「轻点,弄痛我了」,可耀哥不以为意,嘴巴直接凑到了老婆的小屄上,舌头直接舔了上去,胡子也扎在了大腿内侧的嫩肉上。

  「老公你什麽时候长出这麽硬的胡子了?扎得人家好痛啊!」我不自觉的摸了摸光滑的下巴。话这麽说,老婆的臀部却往上拱了拱,享受这份以前未曾体验的触感。

  我指导过耀哥,若感觉下面足够湿润了,就可以慢慢进入了。老婆在这份陌生的体验下,下面已经开始汩汩的流淫水了,於是耀哥站起身来,脱掉短裤,掏出早已肿胀的老二。耀哥的老二像他的身材一样粗壮,虽然没我的长,可比我的粗了整整两圈吧,老婆看来有得爽了,她经常抱怨我的太细呢!看到即将进行重头戏了,我心里只是在担心老婆能不能受得了。

  耀哥拽住老婆的两条大腿把她拖到床边,把龟头对准小穴,上下来回磨找洞口。这个举动可把老婆急坏了:「老公,老公,快点啊!人家受不了了!」你的正牌老公可在边上看着呢,咋这麽不矜持呢?平时也没见你这样啊!

  再看耀哥,大概是找到地方了,探进去半个龟头。由於大腿在耀哥的手里攥着,老婆也没法让耀哥再进去,只能乾着急,扭动着屁股。耀哥感觉进洞并无障碍,暗叫一声,整个鸡巴贯穿而入,「噗哧」一声,把大量白色液体挤了出来。

  「啊……好涨啊!老公你今天好粗啊!」终於进去了,我的下体也膨胀了起来,美丽的妻子在朋友的鸡巴下绽放出粉色的容颜。

  耀哥第一次入穴,立时被一阵温暖包围,也忘了动弹。我可不想让他一直这麽耗下去,给他打手势,要他赶紧动起来。这一抽出不要紧,老婆可顿时感到了空虚,大喊:「别,别拔出来,就在里面啊!」我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对不起嫂子,对不起班长……」

  耀哥还算比较听话,开始了抽插,因为鸡巴比较粗大,每次抽出都带了老婆小穴里的粉色嫩肉,每次插入都把里面的白色液体带出,堆积在洞口周围。因为用力,耀哥也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声音:「嗨,嘿,嗨,嘿……」坏了,这不露陷了麽?我赶紧看老婆,她小嘴微张,嗓子眼里也发不出声音来,完全享受在粗大的鸡巴带来的快感中了。

  耀哥体力就是好,很快就抽插了百十来下,老婆的胯部开始剧烈地扭动,我知道,那是快要到了。老婆嘴里开始发出哼哼唧唧的娇喘:「老公,快……呃,快……」每次高潮老婆都语无伦次了,脚背再次绷直,伸向远方。耀哥却是继续保持不紧不慢的速度,因为鸡巴比我粗,老婆其实不怎麽用劲,G点就能被鸡巴磨到。老婆是知道可以到高潮,怎麽样都可以,似乎女人都是这样吧!

  在剧烈的动作中,老婆出了好一身汗,脸上的眼罩竟也不自觉滑了下来,这是我们谁也没能预料到的。老婆睁开朦胧的眼睛,发现眼前的男人竟然不是我,非常惊讶,可是因为刚刚高潮时嗓子都喊哑了,也没能第一时间发出叫声来。反观耀哥却浑然不觉,还在卖力地做着活塞运动。

  老婆刚刚到达高潮,肉穴还处在敏感状态,很快又被一波高潮带了起来,手因为还被铐着,也无力反抗,只能拼命摆动大腿。耀哥也感觉到手上的大腿使上了劲,抬起头一看,一双杏目圆睁盯着自己,吓得停下了下身的动作,只留下半个龟头在里面。

  我正要上前解释,老婆却先开了口:「别,不要拔出来!」老婆居然又要到了,她从没体验过二次高潮!耀哥当然不敢动了,我也赶紧去解开老婆的手铐,老婆累得整个人摊在了床上。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向她解释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老婆向我哭诉,埋怨我为什麽不和她商量,埋怨我欺骗了她,我估计也埋怨为什麽不让她完成第二次高潮。耀哥也向我们俩保证了半天,今天的事打死也不会说出去,老婆也就默认了这种状态:生孩子和能到高潮,生理和情理两大因素让她无法不去接受了。

  老婆的小穴因为才经历了大鸡巴的抽插而红肿起来,耀哥因为没有射精,虽然穿上了短裤,可还是竖着旗杆。

  「你们怎麽不问问我,今天是不是排卵期呢?」老婆幽幽的说。次奥,我怎麽忘了这个!白白让老婆被别人操了一次。於是我们最後商定,到排卵期时,再请耀哥来为我们「播种」。

(三)无尽的日子

  我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了,可是我错了,女人在慾望上是没有止尽的,嚐到了甜头,有了大树,还会去捡柴禾麽?因为上件事欺骗了她,我被禁慾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只能靠手淫来排解寂寞,还好只要一想到当日耀哥双手抓着老婆的大腿抽插的情形,我稍微撸两下就射了。

  经历了这件事,老婆似乎也想开了,穿衣风格也不再是之前的小清新可爱风格了,转向了成熟女人风格,去袜店买了一大堆肉色裤袜回来,化妆台上也增添了唇膏、粉底等等产品。QQ号上多了一位每夜视频的好友——耀哥,说是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要多作了解。

  耀哥也成了我家里的常客,比以前来家里的次数更频繁了,每次来,老婆都准备满满一桌饭菜,与我平时在家吃的咸菜馍馍待遇极为不同。餐桌上耀哥爱吃的排骨、炖肉更是每餐必备。唉,谁让咱自己的卵蛋不争气呢!

  耀哥晚上也不在家里过夜,都说去亲戚家住了,第二天也藉口有其它事不再来我家就直接返回了,我们之间还是有了些距离。每当耀哥来的几天,老婆在单位就总是迟到早退,这是後来听她的同事讲的,因为老婆之前都是全勤的,她那麽早离开单位是去哪儿了呢?我虽然有疑心,可也不敢多问,现在在她面前多说两句话,都跟点了炮仗似的。

  这天,又是个周末,我给耀哥打电话,他说县政府去避暑山庄开会,不能来市里了,我也没多说什麽。挂了电话,回头看见老婆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正准备出门,老婆现在打扮越来越开放了,肉色丝袜是必备,高跟鞋、未及膝盖的短裙。

  我一手握住老婆的圆臀,微微用力捏了捏,说:「老婆,好久没做了,下面都想你了。」老婆一把打开我的手:「别弄,弄皱了我怎麽出门呀?我要和娟出去shopping呢!」好吧,我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并且奉上自己的工资卡:「老婆,玩得开心点哈!」可是转头一想我心中一凉,娟是我的同事,她不是出差去了麽?老婆上哪和她shopping啊?於是我小心地跟在了老婆後面。

  老婆出门拦了辆车,直奔市郊。不一会儿就来到市郊和县城交界的一家汽车旅馆,老婆下了车後罕见的扭着翘臀走到前台,并且开了个房间。她来这里做什麽?和什麽人见面?我也跟了上去,在隔壁开了个房间。这房间那是相当简陋,房间和房间之间也就一层三合板,上面贴了层白色的壁纸。我发现墙上面有个小窟窿,可以看到隔壁的一些「风景」:

  老婆进入房间,脱掉了外套,里面的着装简直让我流鼻血:一层半透明的抹胸,隐约能看见两颗凸起的红点,後背几乎就是光着的。她坐在床边上,肉色的丝袜尽头黑黑的一片,难道老婆没穿内裤?上面似乎有点湿湿的痕迹。

  外面传来引擎声,我赶紧跑到窗户前张望,是辆黑色速腾,县政府的牌照,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耀哥。这还是好朋友呢,我只让他在排卵期来播种,没让他平常替我耕地啊!

  耀哥下了车,拎着个袋子,三步并作两步就上了楼。进了老婆提前开好的房间,耀哥把袋子往地下一扔,一把搂住老婆,老婆双手朝着他的裤带就伸过去,耀哥一手扯下老婆胸前的抹胸,一对奶子弹了出来,低下头嘴含住一只乳头,手指捏住另一只,也不管老婆能不能接受,使劲搓揉,痛得老婆连叫轻点。

  待到老婆解开了耀哥的裤头,往下拽,顺势逃开了耀哥的嘴巴,两只乳头已经红肿起来,一只乳房上面赫然一只红手印。耀哥手上真是不留情啊!

  「跪下!」耀哥发了个命令,老婆就跪下,用嘴叼住耀哥的内裤拽下来,一只纤纤玉手托住耀哥的卵蛋来回摩挲,耀哥则眯着眼,十分享受;另一只手则握住阳根,往自己嘴里送。老婆只给我口交过一次,还是我提前用香皂洗了好几十遍,现在居然这麽顺从的就给别人口交,还用舌头舔马眼、裹卵蛋,真是嫉妒死人了。

  「啪!啪!」两声脆响,耀哥突然给了老婆两个耳光,老婆的小脸立刻就变红了:「骚货,趴到床边上去!」老婆吐出耀哥的阳具,嘴边一长串口水流到地上、丝袜上、胸口上,转身像狗一样趴到了床边上,两腿站直,圆圆的大屁股翘起来,两只胳膊撑在床边。

  耀哥也不把丝袜脱下,手指直接就裹着丝袜插进了老婆的小屄里抠弄起来,老婆闭着嘴,克制着不知道是痛还是快感。耀哥伸出来手指时,上面已经湿漉漉的了,小屄外面的丝袜也湿透了,这个时候耀哥才撕开丝袜,一只脚踩在老婆床上的手背上,一只脚在地下支撑,从後面插进了老婆的身体。

  一下,两下,十下,五十下……耀哥彷佛不知道疲倦似的,像个打桩机般冲击着老婆娇弱的身体。老婆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开始放声浪叫:「啊……啊……好粗!好重!啊……干死我了……」两只卵蛋也拍打着老婆的阴户。

  耀哥似乎不满意老婆敢不去克制自己的叫声,抓住老婆的一只胳膊反背到後背,把她从床边拉起,让老婆的身体扭曲过来。粗糙的大手,一下狠抓老婆的奶子,一下重拍,几下就红得和苹果一样了,下身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老婆却只敢「呜呜」的叫了,听着像是在哭。

  「让你背着我兄弟出轨,给他戴绿帽子!看我不干死你!」耀哥像是在替我惩罚她。

  「干我吧,干我吧,都射进来,让我给你生个宝宝吧!」老婆不但不羞,反而恬不知耻的要求耀哥内射。

  耀哥一把将老婆推倒在床上,把两条腿分到身体两侧,又做起了活塞运动,老婆的大腿绕过耀哥的身体缠在一起,把自己的身体更拉近耀哥的身体。耀哥两手托住老婆的屁股,准确的说是抓住,以此来做动作。

  老婆的身体开始抖动,快到了,两只手也想搂住耀哥的脖子,像和我做的时候一样。耀哥可不给她这个机会,一只大手把老婆的两只手钳到一起,拉在头的上方,老婆只能摆腰挺胸。也就几秒钟,小屄里便渗出了大量的液体,潮吹,老婆潮吹了。

  耀哥把两条腿扛到肩头,让老婆的阴户高高凸起,又开始了一轮抽插,动作较之刚才又快了许多,看来是打算射了。可是我错了,抽插了百十来下,老婆又高潮了,这时白眼翻起,已经有点扛不住了,耀哥并没有放过她,把两条腿又压到她胸口,这下小穴变浅了,更容易插到底了。可耀哥没有继续插小穴,而是选择了屁眼。

  屁眼显然比前面要紧很多,耀哥用鸡巴硬顶了两下没进去,就把手指伸到老婆嘴里搅动,然後把沾满老婆唾液的手指插进屁眼里,先是一根手指,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老婆这个时候赶紧用手拨揉自己的阴蒂,试图通过上面的快感来压制屁眼的痛楚。

  等耀哥把手指完全拔出来的时候,老婆的屁眼已经合不住了,这时候耀哥再次把鸡巴顶进屁眼,整根都没入。因为鸡巴比较粗,比三根手指可粗多了,尽管已经有前面的铺垫,还是痛得老婆倒吸了几口凉气。

  「啪!啪!」老婆的大白屁股上又多了两只红手印:「叫呀!贱货,继续叫呀!」「大鸡巴干死小贱货了!啊……啊……啊……」平时凶巴巴的老婆和作为公务员正直敦厚的耀哥今天这番表演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耀哥在屁眼的紧箍下,终於放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一发炮弹,射了足足有五分钟,当耀哥把鸡巴从老婆的屁眼里拔出来後,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体从床上流到地上积成了一个小水坑。

  老婆顾不上双腿一直被压得酸痛,赶紧跪到耀哥下体前,用嘴巴为他打扫鸡巴,舔得比吃圣代还仔细。耀哥用手托住老婆的下巴,让她和自己对视了几秒,突然又是「劈劈啪啪」四、五个耳光,打得老婆晕头转向,几乎跌倒。老婆钻到耀哥身下,沿着阴囊,开始舔耀哥的屁眼,只几下工夫,耀哥的鸡巴就又硬了起来,把老婆往床上一丢,开始新一轮的进攻了。

  我跌坐在隔壁,不知道他们这样做了多少次。难怪最近老婆睡觉都不裸睡,总穿着一身睡衣,对我不仅禁慾,连身子也不让碰,是怕发现端倪啊!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错事,真是引狼入室啊!

  「主家,主家,你太太呢?要登台了。」总管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

  「哦,哦,我去找找。」出了大厅,我迎面撞到一个人身上,差点被撞倒,是耀哥,也不知道他啥时候来的。耀哥看到我,冲我「嘿嘿」一笑:「恭喜,恭喜啊!」面子上我只能和他一笑而过了。

  随後耀哥往我手里塞了一团东西,等他走後,我展开一看是一团丝袜,而且上面有一股浓重的精液味道,操,真恶心。马上我就知道发生了什麽事,在卫生间门口我看到了正在整理衣服的老婆。

  「你怎麽还在这儿呢?客人们都到齐了。」

  「催什麽催!我不等收拾整齐,才能出去见你的朋友啊?」我赶紧低下头,对她我一点办法没有。低下头赫然发现,老婆早上出门时候穿的丝袜已不知所终了,露出光光的小腿,联想到兜里的丝袜,我明白了!

  看来这日子没有尽头了!

【完】
字节:17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