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不伦系列之无法收拾的残局】【作者:色戒】【完】
1 『男人,是一种只用下身思考的动物。长在头上的脑袋通常是单线程,和性有関的程序一律优先处理』

  以上是小玲的妈妈从小对她的谆谆教诲。小玲是私生子,据说爸爸是香港影坛赫赫有名的武打明星。他不顾自己已婚的身份,追求小玲的妈妈。严格的说,那可能不是追求,而只是肉体上的欲望。阿姨偷偷告诉小玲,那男人迷恋小玲妈妈参赛港姐选拔时曲线毕露的丰胸翘臀,妈妈则爱上了他全身紧绷的肌肉,性感结实的体格。俩人在晚宴认识之后,就像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不幸的是,当妈妈发现怀了小玲之后,他扔下了几千块在她面前,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她。妈妈从来没有正面承认这件事,所以小玲并不知道爸爸到底是谁。

  所幸妈妈祖传的遗产颇为丰厚,她不需要靠男人也能靠银行利息过活。于是她任性地辞退演艺圈的工作,隐姓埋名躲到广州乡下生下小玲,独自扶养她长大。

  妈妈对小玲的管教十分严格,下课后立刻回家,不许和任何同学朋友在外鬼混。

  生日那天,特淮可以带一位女同学回家庆祝,但是吃完蛋糕就可以走人,不许逗留。至于男性朋友,那根本是门都没有。有一次英语补习班下课后,妈妈来接她,却看见她和男同学聊天,从此之后,小玲被禁止参加一切补习或课外活动,以免她误入歧途。

  除此之外,妈妈还会不厌其烦重覆告戒她:和男人上床前,在高级餐厅用餐,上床后,只有在草地上野餐,至于怀孕后,那可能就得一个人,连个餐都没得吃了。男人,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始乱终弃,就算认错,也要硬说那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这些抱怨,小玲早就耳熟能详,闭上眼睛都背颂的出来。在这种军事化的教育下,她押根没有机会认识异姓朋友,她早预料这辈子她会独守空闺。

  妈妈虽然在管教孩子方面非常不近情理,但是那完全是因为爱之深、责之切。

  为了让小玲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她辛苦地申请澳大利亚投资移民,花下大笔金钱铺路,在小玲高中毕业前就幇她选好了悉尼大学的电脑资讯糸。还陪同她一块到悉尼检视学校的环境,确保她一切安置妥当之后才回香港。

  刚开始的几天,小玲就像是逃出牢笼的小鸟,自由的空气多么甜美!她可以自行安排自己的生活,终于脱离那快令她无法喘息的日子。美中不足的事,悉尼的景色十分优美,但太安静,不如香港的生活那么多彩多姿。加上小玲在这里没有任何朋友,特别觉得寂寞。开学之后,她多半待在宿舍里上网、做功课,没有安排节目。这天,她在网上的聊天室里,和一个男孩子相谈甚欢。他说他叫阿德,从香港过来念书已一年了,两个人发现彼此竟然在同一所大学就读,欣喜若狂,马上邀约出来见面。

  阿德的身材不高,并不是小玲心中的白马王子。但是在异乡认识,倍感亲切,加上同时就读悉尼大学,在浪漫的校园内每日相遇,越来越亲密,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小玲曾电话里告诉妈妈自己交了男朋友的事。妈妈颇不以为然,又再次告诫她年纪还小,不要浪费在男女情爱之事,初恋通常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更何况年轻的男孩子,性欲旺盛,性爱对他们来说,就只是像一时便急,要找寻公共厕所一样,乾净不乾净不重要,要紧的只是发泄而已。小玲其实早就对妈妈这样的言论深觉反感,但是她知道妈妈太爱她,过度紧张,只好岔开话题,从此不再提及阿德的事。

  两情相悦,爱到深处的时候,又怎么能理性的控制?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阿德恳求小玲留在他宿舍,明天再送她回去。小玲有些天人交战。虽然他们之间彼此亲吻丶爱抚,但每次在最后关头她都临时止步。阿德总是说他会尊重她的意愿,不会强迫她。今天晚上如果留宿,会不会出事?外头的风雨实在太大,她也不忍让阿德在寒风中送她回去,还要再独自回来宿舍。于是她点了头同意了。

  阿德并非像他外表那么老实。早在香港念高中时,他就真枪实弹和那时的女友做过了。他打开电脑,提议一起看些A片,还准备了一些零食、红酒助兴。在舒适环境中,两人一边看色情影片、一边喝酒。在影片的煽情内容与啤酒的交互作用下,两人开始热情的受抚,亲吻。阿德想进一步拥有小玲,但是他的性爱技巧并不成熟。动作不流畅,一下子接吻,一下子爱抚小玲蜜穴,一下子用力搓揉她胸部,中间并不连续,似乎哪里不够就补哪里,抓不住小玲真正的感受,只是凭着脑中的性知识,剥下她的三角裤,强行插入,做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性爱体操。

  小玲觉得被肉棒这样粗鲁抽插,有些疼痛,不禁说:「阿德,我们不要这样,你弄痛我了……」

  「怎么可能会痛,应该很舒服才是,你的下面都湿了,难道你不想吗?」「阿德,我很想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可能需要一些心理准备,不要强迫我好吗?」

  「我已经厌倦了你每次推脱的理由,不是还没准备好、就是等结婚后再说。

  我不管,今天你非给我不可!「说完,又更粗暴地攻击小玲。抓着她头发,要她学影片里的女主角把腿抬高,让他更深入。

  「阿德!不要!真的好痛,求求你……啊!不要……啊!」小玲叫出声,但窗外雷声大做,隔壁宿舍的学生都不在家,没有人听见她的喊叫。

  「女孩子家,就喜欢这种欲拒还迎的方式,对不对?啊……你的小穴好紧,真的好爽,比我以前的女友紧多了!」

  「不要,不是这样……停下来……」她推不开阿德,全身气愤地发抖,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阿德学影片内的男主角,强迫地把她双腿紧紧夹住抽插,双手用力挤压她的嫩胸,小玲不停哭叫都没有用。他很享受这样的快感,像只发情的野兽一样爆发!

  因为太兴奋刺激,来不及抽出肉棒就射在她的嫩穴里,然后就摊软在她身边,满足地睡去。小玲全身也虚脱了,在A片女主角的淫声浪语中,哭着哭着渐渐也睡着了。

  第二天,小玲光着身体,缩在棉被里,在迷迷糊糊的睡意中,觉得有根炽热的肉棒在她蜜穴外游移时,她还来不及反应,阿德又强硬地插入,她大叫:「阿德!不要!放开我,不要进来!好痛……」

  「好了,不要口是心非,昨晚你不也爽了,还装!」小玲气极败坏,没想到阿德这样下流可恶,她想反抗,拳打脚踢……一回生,二回熟,阿德已经习惯她的反抗,他把她压住在床上,趴在床上动弹不得。阿德用力把她双手紧紧箍住,从她身后恣情肆意的进出她的小穴,啪啪啪地干她。小玲觉得自己快被撕裂了,一点也不享受。阿德根本不懂女人的身体,只顾自己的性欲,把她弄痛极了。他粗鲁地强暴她后,根本没有任何歉疚,就哼着歌去浴室洗澡了。

  这件事之后,俩人再没说过话。校园内见到面也形同陌路人。小玲不想再同这种无耻之徒有任何瓜葛。阿德也不在乎,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他可以找下一个大一新生下手,反正网上的聊天室里多的是寂寞的留学生,相约出来解决一下欲望并非难事。

  小玲为了这失败的恋情,心情低落了好一阵,她不敢告诉妈妈,以免她失望。

  还好她后来加入摄影社,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终于走出了这个阴影。

  她想买輌车代步,因为可以开车到处照相取景,但妈妈不许,总觉得她年纪还小,开车太危险。小玲决定自己打工赚些零用钱,就不用经过妈同意。这时,她无意中看到TVBS单位诚邀悉尼各地符合参选资格的佳丽参加选美。条件似乎蛮简单,只要17至26岁,从未结婚、生育,具中学以上教育程度,无犯罪纪录,不受任何合约约束的华裔女性均可免费报名。冠军的奖金总值澳币$ 120,000,而且入围佳丽可飞赴黄金海岸拍摄特辑。小玲觉得不妨一试,如果能入围还可以免费去黄金海岸玩,那儿海景那么美,应该可以照出很美的照片。

  报名后,主办单位在一百多名的女孩中挑选了十二名入围。很幸运地,小玲入选了。接着她们飞往黄金海岸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热舞、才艺、仪态训练。

  到达目的地后,下塌的旅馆正对着美丽的海景。第二天一清早,趁训练开始之前,小玲带着照相机到沙滩拍照。太阳在海的下边被慢慢的托起,那样的圆,那样的红。海水慢慢的被太阳反射出一道金鳞鳞的霞光,她用霞光和太阳为背景进行着拍摄,深深为这样的美景震撼了,真是不虚此行。当她站在海滩欣赏海景时,她发现沙滩上有个中年男子也和她一样,默默地看着日出。他向她微微一笑,小玲点点头回应。

  后来小玲才知道,那男人是香港来的龙导演,担任选美的特别指导。他体格十份壮硕,全身的肌肉可以在薄薄的丅恤下显露无遗。他为人风趣、平易近人,所有的佳丽都喜欢围绕在他身边龙导演长、龙导演短的叫,无非是希望被他看中,担任他下一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小玲参选只是玩票性质,她志不在此,所以没像其他人那样做作地吸引他注意。

  经过几天的训练之后,主办单位租了艘游轮,安排了海豚岛一日游的活动,准备在那拍些精彩的宣传照。一群人来到了热情,欢乐的海豚岛。首先,乘着四躯车,闯入巨大的沙漠探险,到处是奇花异草,穿越了巨大的沙丘,还欣赏到那千万年的彩虹沙子。太阳下山时,野生海豚回海湾吃饭,大家轮流喂食鲜鱼,能这么近距离的触摸海豚,它们在小玲的小腿边游来游去讨食物,在身旁打转彷佛撒娇。不用近镜头就捕捉到可爱的海豚各角度的模样,真是非常奇妙特别的经验。

  回程时,所有的人都依依不舍地在甲板上望着这美丽的小岛。小玲晒了一天的太阳,觉得有些中暑。游轮载着一行人在海上漫游,大家饮酒狂欢,在漫天的星斗下热舞。小玲头越来越痛,决定到甲版下方的房间休息。不料门一打开,她发现龙导演在房间里看书。

  「对不起,龙导演。我以为大家都在楼上……」「没有关系,小玲,我只是在这里看书而已……你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没什么,只是头痛而已。」

  「头痛?吃了药没?」

  「没有,船上只有晕船药。没关系,我休息一下就好。」「我略懂一些按摩的技巧,我帮你按一下,或许就不痛了。」「龙导演,这怎么好意思?不用麻烦了。」

  「不要逞强了,过来躺下。」

  龙导演说话一向很有威严,小玲不由自主地顺从他,到床上躺下。

  他坐在床边,用那双粗燥的双手,轻轻划圈地按摩小玲的头皮。那手指似乎有魔力,没按几下小玲的头痛就渐渐消除。他接下来按了几个肩膀和脖子的穴位,因为太舒服了,小玲不自觉地闷嗯一声,他看在眼里,知道这条鱼快上钩了。游轮不断地随海浪晃动着,那双手在她的肩膀搓揉着,她被按摩得十分放松,眼睛半闭起来,快睡着了。

  那双手一直没有停,上下游动,甚至轻轻抚过她的胸前,不知不觉中,他轻轻的拉下她的肩带,摸索到她的乳沟,甚至触碰到她敏感的乳尖。小玲这时候才突然惊醒,想用手推开胸前的那双大手……龙导演的手臂武孔有力,她根本挣脱不开。他用着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她,双手不停的游移在她的乳房四周,小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然任这个男人对自己放肆,但偏偏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似乎渴望着再进一步……她被撩拨的开始喘息起来,胸部不断起伏……那双手上上下下的揉捏她每一寸肌肤,她竟然没再反抗……他把自己的心思、体力与感官都在她的身体,一心一意地逗弄她的性感带。

  他看着她细微的反应,每个亲密的动作都为了唤醒她最原始的欲望。渐渐地,她全身都酥软了……他把她翻来翻去摸遍了全身,那么细嫩的皮肤,那么青春的胴体,他真感激上苍的眷顾,让他有机会到处尝鲜……小玲的身体受着一波一波的刺激,兴奋感一点一滴的持续增高,那双有力的手把她抚弄地服服贴贴,淫水满溢而出,她开始呻吟出声……

  「小玲,你真的好美,美得令人屏息,第一次在海辺见到你,就被你深深吸引……我的视线都没法离开你那诱惑人的胸部,这么饱满、有弹性,你男朋友是不是也这么说?」

  小玲听了这话,脸红了……「龙导演,不要这样。我头痛已经好了,让我出去。」

  龙导演这时已欲火攻心,一面揉捏着她的乳房,一面说:「所有的人都在上面狂欢,不会下来的。告诉我,你有过性经验吗?」「你……你怎么问人家这种事?」

  「如果做过,我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没做过,我也知道该怎么对你。你要老实告诉我。」

  小玲满脸羞红地点点头。龙导演兴奋极了……如果已经不是处女,那就好办多了。他最恨那种被开苞后就一哭二闹的典型,甩都甩不掉。于是,他把手慢慢往下按,探入她的沙滩裙里,伸手入比基尼游裤一摸,发现她已经湿润透了……他向来在片场里都有投懐送抱的女艺人,凭着他浑身结实的肌肉,那些女人根本是手到擒来。他的性经验太丰富,不论已婚未婚都照单全收,这种年轻女孩他尤其知道怎么下手-不能用强的,只能用眼神丶或言语丶或者用冷酷的外型吸引;

  或者像今天的绝佳机会,在舱房里,用着他纯熟的按摩技巧,就可以把她完全挑逗到无法拒绝,一切正如他所预料,易如反掌。

  他轻轻地用膝盖分开她修长的双腿,一面温柔地亲吻她,一面解开裤带,掏出黝黑肉棒。小玲惊呼了一声,这阳物又粗又大,她想后悔,但他接着脱下上衣,露出宽阔的肩膀,浑身的胸毛浓密一直沿伸到健美的腹肌,到达肉棒……小玲没想到他的身体是那么性感,她正犹豫该继续这危险的游戏,还是该理智的拒绝时,他已经扯下裙子里的比基尼裤,迅速地把巨棒戳进她的蜜穴,那硬物直顶入她的花心,把她完全填满……她惊叫出来,他用舌头堵着她小嘴不譲她喊出声……就这样,趁所有人在甲板上狂欢做乐时,龙导演也好好地享受这一场私人的晚宴。他用尽全身解数,譲小玲高潮一波又一波,身体控制不住的痉挛,小穴把他的肉棒包得紧紧的,他再也撑不住了……狠狠拔出,射在自己的手裹!

  小玲觉得浑身都松散了,她为自己的淫荡感到讶异……正失神时,他出其不意,突然把手指伸进她的蜜穴快速抽插,小玲没想到这举动,刚才高潮数次,她觉得已经没法再承受任何刺激不禁呻吟出来:「啊……不……不行……」他不理会加快速度刺激她的阴蒂,那种极致的电流传遍她全身,她娇喘不已地求饶「不行……我……啊……啊……」终于她再也忍不住,蜜穴在他手指下又达到更高潮!

  那天夜里,下船后,回到饭店房间,小玲第一次真正放松自己的心情,彷佛全身的经脉都被打通了。她睡了个甜甜的好觉。

  次日的行程是舞蹈训练,大会租用了一个舞蹈场地,并聘请专业的舞蹈老师教授爵士舞。每个人都穿上了连身三角高叉紧身衣,为了表达胴体的曲线,所有人都不能穿内衣裤。大家排练选美当日的舞蹈表演,一直练习到晚上七点才结束。

  小玲正要随着其他人离开时,龙导演突然把她叫住。

  她有些尴尬,从昨天的事之后,她一直不敢面对他的眼神:「导演,有什么事吗?」

  「小玲,我想请你留下来再多排演一些时间。你跳舞的时候身体有些僵硬,需要改进。我请其他人先回去饭店,你再练习一下,我们等会儿一起走。」小玲有些讶异,她跳得不好吗?只好顺从地说:「是,导演。」其他人离开后,他要小玲先在落地镜前开腿拉筋。她照做了。他站在她身后帮她伸展,调姿势,调着调着手就开始从舞衣侧面高叉处摸进去,小玲一惊,说:

  「导演,不要,有人会看到……」

  「安静!继续练习!」

  小玲看导演一脸严肃,只好专注地伸展,专注地翘曲,专注地绷直,照着步骤练习,不敢违抗。他看着小玲,一方一寸都在这薄如蝉翼的舞衣下下表露无遗,他毫无忌惮地扫视她的酥胸,双手不停抚摸她下体、翘臀,再也忍不住,冲动地掏出肉棒开始往小玲下体磨蹭。她又羞又急:「不行,会有人……」她话没说完,他一手伸入她低胸上衣抓握她的乳房,另一手则拨开下方的舞衣,直接插入……小玲一只腿还翘在镜子前的杆子上,就被他紧紧控制住从后方侵犯……「啊……

  啊……不行……「她怕有人进来练习室撞见这一幕,多丢人。在镜子里她看见自己羞红的脸,双乳被他又搓又揉,乳尖高高的耸起,她的私处在镜前大开着,任何那根巨大的肉棒进进出出,她的淫水都流出来了……她又羞耻、又兴奋,在这空旷的舞蹈室里被龙导演干到脚软无力……

  黄金海岸训练结束后,一行人回到悉尼进行选美大会。小玲并没有得名。

  她有些失落,并非为了名次。情窦初开的她,错把性当做爱。龙导演对她身体的渴求,让她觉得自己好有女人的魅力,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过。龙导演回香港之前,留了手机电话给她,她几次想打过去,又怕他在忙。她不了解为什么他一通电话也没有打来,他不爱她吗?他那么热烈地追求她,她的心都已经被他俘虏了……

  小玲真的忘不了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的美好感觉,她没办法专心在课业上。她决定飞香港一趟,找龙导演当面说清楚。到了香港之后。她在TVBS总部的楼下,打了龙导演的手机电话。

  「喂……」

  「龙导演,我是小玲。」

  「嗨,小玲。怎么有空打来?今天不用上课吗?」「你现人在TVBS总部吗?」

  「是啊,我今天在公司。你想我了吗?」

  「能不能抽空出来,我在你公司楼下咖啡厅等你。」「什么?小玲……你不用上课吗?什么时候到香港来的?」「我今天早上刚到……想见面跟你谈一谈。」

  「喔……这……我等一下临时还得开个会。不然你先自己去逛。住哪个酒店?」「我没有订,那我在咖啡厅等你有空再下来。」「嗯……好……那么,再见。」

  小玲在楼下咖啡厅,等了一整个下午,到了六点钟,都看不见龙导演的影子。

  于是她又打了他的手机。

  「喂……」

  「龙导演,你还在忙吗?」

  「哦,小玲,对不起!我家里有点事已经先走。我想,我们应该不必再见面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只不过是你情我愿的性游戏,不用太认真。」

  「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当初,你不是告诉我你跟老婆已经分居了吗?」「是啊!我们是分隔两地,她常常都住在加拿大。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没空见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龙导演就把电话挂了。

  小玲没有想到龙导演竟然是这样的冷酷无情。她哭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站在楼下的公用电话亭,她忍不住打回家跟妈妈诉苦。妈妈接到小玲的电话很是高兴,以为她是下课后打电话来的。但是说没几句,她就觉得小玲的语调不寻常,询问了前因后果。小玲噎噎地告诉妈妈,她在悉尼参加选美比赛,认识了一个TVBS的导演,妈妈一听到龙导演的名字,马上打断她的话:「不许你跟这种人认识,离他远些!」

  「妈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又没有跟龙导演相处过,他为人很风趣,又很吸引人……」

  「住嘴!你到底在想什么?」

  「妈,那几天在一起,我已经爱上他了。我要跟他在一起。我已经到香港来了想要找他,可是……」

  妈妈已经听不下去,哭叫出来「什么!小玲,爱上他?龙导演是你的生父!」小玲听到妈妈这么说,她吓坏了……话筒掉到地上,她整个人都傻了……妈妈的声音远远传来,嘶喊着,「小玲,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和他……」小玲已经没有办法回应,跌倒在电话亭旁,狂呕恶心不止……

字节数:1500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