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无罪辩护】【作者:不详】【完】
1 娜娜检察官抬手托了托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发现两道目光正从她的V领里偷看她深深的乳沟,转头狠狠瞪了身旁的沐律师一眼。

  「你瞪我干嘛?」被告律师不满地说:「你知道我最讨厌大胸脯女人了,对你没兴趣。」

  「你真变态!」娜娜检察官咬牙切齿地说:「性倾向有问题。」「上面坐着的那位——」沐律师指了指正襟危坐,双目呈四十五度下垂的毛法官:「都盯着你看了半天了,你怎么不瞪他?」「他那是欣赏。」娜娜检察官不屑地说:「你是猥琐!」「看来今天的案情很火爆,」旁听席上的观众们交头接耳:「刚开庭双方律师就在法官面前吵起来了。」

  「法官大人,毛兄—醒醒—咱回家慢慢看行不—」沐律师伸手在娜娜检察官胸前挥舞,遮住了毛法官的视线。

  「咳,咳!牛娃强奸、非法拘禁案继续审理。」毛法官清了清嗓子:「娜娜检察官,你可以开始讯问被告。」

  娜娜检察官:「请问被告牛娃先生,2010年2月30日夜晚,你是不是在色城KTV认识的原告茵茵小姐?」

  老牛:「是的,检察官女士。」

  娜娜检察官:「在与她说话之前,你试图跟多少个女人搭讪过?」沐律师:「反对!问题与本案无关。」

  娜娜检察官:「法官大人,这个问题有助于我们了解被告的性格。」毛法官:「反对无效!被告请回答问题。」

  老牛:「呃,两三个吧,不过我立刻就看到了全场最漂亮的女孩——我的茵茵。」

  毛法官:「被告请明确回答问题,不要说与问题无关的话。」老牛:「呃,两个。」

  娜娜检察官:「那天晚上你喝酒了?」

  老牛:「是的,我喝了一瓶路易十三。」

  娜娜检察官:「你们搭上话以后,是谁提议去你家的?」老牛:「是她。」

  娜娜检察官:「她?可是你在警察局的口供上说,是你的主意。」老牛:「呃,当时她先说:『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然后我说:『我那里』。所以是她先提出来的,然后我再说去我那儿。在警察局里录口供的时候,我有些紧张没有说明白。」

  娜娜检察官:「到了你的住处以后呢?」

  老牛:「我放了些温柔的音乐,调暗灯光,又问她要不要喝东西。」娜娜检察官:「酒精饮料?」

  老牛:「是的,一杯威士忌。」

  娜娜检察官:「那你呢?也喝了?」

  老牛:「没有。我喝酒一向有节制的,在KTV喝到了量,回家就不会再喝了。再说第二天一早我还要去上班。」

  娜娜检察官:「然后呢?」

  老牛:「然后我们开始跳舞。」

  娜娜检察官:「跳舞?」

  老牛:「是的。音响里正好在放慢歌,我们就顺便开始跳舞了。跳着跳着,茵茵就扭动她柔软的腰肢,贴到我的身上。然后她又趁着转圈的机会,转过身,浑圆的臀部抵在我的JJ上。对不起,法官大人,我可以在法庭上说这些么?」毛法官:「当然可以!我们都爱……呃,那个什么,我们希望你能够诚实直观地说明事情的真相。」

  老牛:「好的,法官大人,那我继续说。当时我就被茵茵挑逗得动了情,脱下了茵茵的红色小套裙,然后发现,她居然没有戴BRA。我一直以为她是戴着的,没想到她没有戴BRA的胸脯都有那么大。我又帮她脱下她的黑色小T裤,然后她也帮我脱衣服。再然后我们光着身子继续跳舞。她背对着我,小蛮腰只一扭,我下面就硬了,一下子顶在她的屁股上。她回头冲我笑了笑,探手握住了我的蛋蛋,轻轻地揉啊揉,揉啊揉。」

  娜娜检察官:「咳!咳!被告请把眼睛睁开,不要用这种颤抖的语调说话。

  后来呢?」

  老牛:「我抚摸茵茵柔软光滑的长发,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她握紧了我的蛋蛋,捏的我稍微有点疼,但却非常刺激非常爽。我轻轻咬了咬她的脖子,吻她的香肩,然后抬起她的手臂,一路吻过去,一直吻到她春葱般的手指……」(咽了口唾沫,停顿了一下。)

  毛法官(身体前倾):「继续继续。」

  老牛:「我的手臂搂着茵茵纤细的身体,开始抚弄她早已勃起的乳头。茵茵把身子紧紧贴住我,我的JJ滑入她双腿之间,顺着音乐的节奏,在她的下身擦来擦去。不过她的身材娇小,我要比她高好多,腿一直弯着保持这个姿势挺辛苦的,所以我建议我们去卧室吧。」

  娜娜检察官:「她是怎么回答的?」

  老牛:「她说好的。」

  娜娜检察官:「你确定她没有说要走么?」

  老牛:「我确定!事实上,她伸手握着我的JJ,拽着我朝卧室走过去的。

  茵茵,我说的没错吧?」

  娜娜检察官:「法官大人?」

  毛法官:「被告,请不要直接与原告说话。」

  老牛:「对不起,法官大人。」

  娜娜检察官:「进了卧室以后,谁主动上的床?」老牛:「呃,一进卧室,茵茵看到了大床,就拉着我一起坐下了。」娜娜检察官:「然后你就用手铐把她铐在床上?」老牛:「是的,不过……」

  娜娜检察官:「谢谢。是不是警察在你的密码箱里发现的那付手铐?」老牛:「是的。我的密码箱里总放着手铐,还有其他情趣用品。随时都有可能用得着的。」

  娜娜检察官:「当你铐她的时候,茵茵有没有说不愿意?」老牛:「没有。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我已经给她戴上了塞口球。」娜娜检察官:「塞口球?」

  老牛:「还有眼罩。不过茵茵也喜欢这样,她没有反对。」娜娜检察官:「她的嘴被塞住了,当然没法反对了。」沐律师:「反对!」

  毛法官:「反对有效!」

  娜娜检察官:「我收回刚才那句话。被告请继续。」老牛:「我调了一杯浓浓的巧克力Syrup,倒了一点在她又圆又软的胸脯上,然后用舌头一点一点舔干净,把她的乳头舔得又红又硬。然后把我的脸贴在她的胸脯上,让她的乳头在我的脸上刮来刮去,感觉好极了。

  然后我骑到她的身上,把我的JJ放到她的双乳之间。她的咪咪可真大,我伸手把她的咪咪往中间一挤,我的JJ从头到尾就全看不见了。不过她的咪咪也够软,我只轻轻往前一送,JJ的头部就从咪咪的上方了露出来。JJ上面混合着我的爱液和剩余的巧克力汁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我用力抓住她的咪咪,手指弹她的乳头。我记得那时候我几乎就射了出来……然后我又在她胸脯上滴了些Syrup,巧克力汁顺着高耸的咪咪往下流到平坦的小腹,停留在可爱的肚脐眼周围。我的舌头跟踪着巧克力的轨迹,一路舔舐干净。然后意犹未尽,从肚脐继续往下,直到她的阴阜。她的芳草地修剪得整整齐齐,短短的软软的,一点都不扎嘴。在我舌头的挑逗下,她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扭来扭去,还不停把臀部抬得高高的……」娜娜检察官:「停!停!你是说,她一直在挣扎,在喊叫,试图从束缚中摆脱出来?」

  老牛:「不可能。我能够分辨出是喊救命的叫声还是快活的呻吟,即使是嘴被堵住的情况下。她明明是在性奋地哼哼。而且,她扭动身子,抬高臀部,是在迎合我的舌头。」

  娜娜检察官:「然后你停下来了?为什么?」

  老牛:「不停的话就忍不住要射了。我去厨房拿了些草莓和香蕉,还从密码箱里拿出了香草味的蜡烛点上。然后我拿着蜡烛跨坐到她身上,解开了她的塞口球。」

  娜娜检察官:「你居然还玩滴蜡?是不是低燃点的蜡烛,所以茵茵身上没有灼伤的痕迹?」

  老牛:「您还挺内行的。不过点蜡烛是为了浪漫气氛啊,可别想歪了,我老牛可是最浪漫的了……」

  沐律师:「咳,咳!」

  毛法官(对旁边的书记官):「刚才那咕噜掐了,不要记。」老牛:「我在草莓上面淋了些巧克力汁,让茵茵张开嘴。她戴着眼罩看不见是什么,试探着伸舌头舔了舔,发现是爱吃的草莓,一口吞下以后还要,然后我又喂她吃了香蕉。茵茵意犹未尽还要吃,我在我的JJ上涂了层巧克力,送到她的嘴边。她以为还是好吃的,『啊呜』一口就吞入嘴里,这才发现上当了。不过她对我的巧克力棒棒糖很满意,舔干净了巧克力,又用诱人的红唇把我的JJ紧紧包住,上下套弄。」

  娜娜检察官:「挺有趣的故事。不过你怎么解释她手臂上的乌青?」老牛:「我的JJ在她温暖湿润的嘴里越胀越大,越来越硬,加上巧克力的浓情和蜡烛的芳香,我实在忍不住了,意乱情迷之下,只想把JJ伸到她的喉咙深处。我就下意识地这么做了,然后我突然清醒了一些,心想可别把我心爱的女孩给噎着呛着了,于是一把抓住她被铐在床头的双臂,阻止自己『深喉』她。所以她手臂上留下了乌青,是我不小心抓的。我不是有意抓的那么紧的,实在是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我是说,我的JJ在她嘴里的感觉,不是说抓她的手臂。」娜娜检察官:「那么,这个时候她有没有叫你停下?」老牛:「她没法说话啊,她的樱桃小嘴里还塞着我的大JJ呢。不过,我知道她不但不愿意我停下来,还迫不及待地催着我继续呢。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小嘴牢牢吸住我的JJ,她的舌头在我JJ的躯干上舔来舔去,还在龟头上画圈圈。

  我把手伸到她的脑后枕着,这样她脑袋上下移动时就不会不小心磕到硬梆梆的床头了,这种意外以前同其他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发生过。又让她吹了一会儿,我可以感觉到我快在她那无与伦比的小嘴里爆炸了,于是赶紧抽了出来。」娜娜检察官:「是你自己拔出来的,还是茵茵用力吐出来的?」老牛:「我自己拔出来的,我不愿意射在她嘴里,还有其他节目呢。」娜娜检察官:「现在她的嘴能说话了,她有没有要求你停止?」老牛:「没有。实际上,她接下来说:『我想要你插进我的身体……』我就照她说的做了。

  娜娜检察官:「牛先生,我有必要提醒你,作伪证是很严重的罪行!」老牛:「我说的全是实话呀!我跪坐在她的双腿之间,托住臀部抬高她的身子,插入了她甜蜜蜜湿漉漉的蜜穴,她的双腿紧紧箍住我的腰,身子不停扭动,引导着我一直进入她的最深处。

  我不停抽插,每一次抽送,她都发出一声高叫,我也配合地发出和声。我接着开始抚弄她的阴蒂,她的女高音就更加高亢了,她的双腿也更加用力,把我的腰都要箍断了。我在逗弄阴蒂的同时,还把手掌平摊在她的小腹上,享受巧克力汁、她的蜜汁,混合着汗汁的美妙手感。

  每次我插到最深处,蛋蛋都能同她的美臀亲密接触,于是我就愈加的卖力。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又把手指在她的菊门周围揉来揉去,她的菊花洞真好看真迷人。我的手指……」

  娜娜检察官:「怎么样?」

  老牛:「我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插进去,她就高潮了,身体不受控制地上下乱动。她的蜜道不停地抽搐,紧紧地挤压着我,实在太刺激了,我也忍不住一泄如注,然后我就紧紧搂着她,一直到我软下来退出了她的身体。」娜娜检察官:「还有么?」

  老牛:「下面没有了。呃,我是说,我们做爱做完了。」娜娜检察官:「嗯,你同茵茵小姐发生了性关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老牛:「我打开了她的手铐,然后跟她说,我明天还要早起上班,问她是不是要早点回家。」

  娜娜检察官:「靠,臭男人!」

  沐律师:「抗议!法官大人!」

  毛法官:「娜娜检察官,这是你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再出言不逊的话,取消你的出庭资格。」

  娜娜检察官:「牛先生,我要你仔细想想,在你们发生性关系的过程中,茵茵有没有说过『不』?」

  老牛:「有过。她说过好几次『不要停』,我每次都按照她的吩咐,直到她满意为止。」

  娜娜检察官:「可是你的邻居『龙麒』作证说,茵茵小姐当时从你家里走出去的时候脚步踉跄,一边走还一边抹眼泪,是这样的么?」老牛:「有这事?小龙是个老实孩子,应该不会乱说的。不过我真的不知道茵茵是哭着走的,她一出门我就上床睡觉了。」毛法官:「现在已经中午12点了,午休时间,暂时休庭。一小时后重新开庭,娜娜检察官,你可以在重新开庭后继续讯问被告。」***    ***    ***    ***一小时以后,重新开庭。

  沐律师:「法官大人,娜娜检察官,我要求Side bar。」(私聊的意思。)

  毛法官:「同意,你们两个过来吧。」

  沐律师:「茵茵小姐刚才通知我,她想停止继续审理本案。」娜娜检察官:「反对,法官大人!我还有很多重要的证据没有呈堂。」沐律师:「我方要求撤销指控。茵茵小姐刚才向我坦白,所谓的强奸和非法禁锢是她自己编造的。那天晚上,她和我的当事人发生了一夜情。临走时我的当事人答应第二天给她打电话,但始终没有兑现。所以她一气之下,去警察局报了案。今天她在法庭上见到了我的当事人以后,又想起了他的好处,于是改变了主意。她知道她可能会因为伪证罪被起诉,面临罚金或者拘留的处罚,但她仍然坚持撤回证词。我的助理现在正在同她签署必要的相关文件。」娜娜检察官:「她怎么不先来找我?」

  沐律师:「她一直找不着你,所以才来找的我。对了,刚才你去哪儿了?」娜娜检察官:「我……我吃饭呢。」

  沐律师:「怎么吃了那么久……你不是说为了保持身材不吃午饭的么?」娜娜检察官:「我……我的事要你管!」

  沐律师:「然后我们去找您——法官大人。可是同样找不到。我说毛毛你去干嘛了?打手机也不接。」

  毛法官:「我?我在……呃,不说这些与案情无关的了。既然如此,娜娜检察官,如果你没有反对意见的话,你们请回座。」娜娜检察官:「我还能有什么意见?真倒霉,回去要给老板骂死了!」毛法官:「鉴于茵茵小姐撤回了她的证词,本庭宣布——本案撤销,被告无罪释放,不留案底。休庭!」

  毛法官:「老牛,还有在座的所有男同胞们,给你们一个忠告,一夜销魂以后,千万别忘了给女孩子打电话啊!」

  字节数:10821

  【完】